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20141115扶风《瑜珈经》周作业集

来源:小平 发布时间:2014-11-29 10:35:43
小龙学习《瑜伽经》第二周作业(11月15日):从奥修与潘麟的译文中,看修行的用功方向。
两篇《瑜伽经》翻译的不同及修行的用功方向

我对比两篇翻译基于以下三个原则:
所有相皆是虚妄。 实相无相,无不相。见闻觉知皆是真如的一个存在形式。使用一种意识去消除泯灭另外一种意识,实际就是妄上立妄,妄无了时。
实相,不可以境会不可用功到。 修行是有目标,但修行的重心应落在方法而非目标之上。强调目标,却已经远离目标。而身心的安宁只能作为一个铺垫。
修行简化成两个有顺序的字:一是悟,二是修。悟,则是悟的本来;修,则是修性相的不粘着。两者顺序不好颠倒,否则蒸沙成饭。事上有渐次,理上必须利索,没有渐次。
通读潘的全文,用了许多以下类似的词语:堕落、退化、恶性、打破、超越、解脱、开悟、渐渐、成长、克服、珍贵、宝石、越来越、彻底、实现、愚痴、聪明、逐渐。在这些类似的词语不断重复过程中,文章就有意无意的立了凡圣,强调了修行的境界目标,修行的渐次和用功,甚至有让人用一种崇高意识降服其他邪恶意识的感觉。读者则容易形成不断强烈的用功修行,朝一既定神圣境界目标不断前进,将心觅心的修行心理状态。奥则无以上弊端,用语更为平实,无立凡圣之意,强调方法的本身,言语直达本性,透出实相是自然显露的气息。
单读某一句翻译,两文差别不是十分明显,明白的人也都能明白。但是通读全文,则会出现上述的情况,所以我个人为奥修的文章更能引领读者沿正确的方式修行。以下摘录部分文章以佐证以上结论。(另:奥修负面新闻也挺多的)
1.2
潘:瑜伽就是化除意识模式。如此,纯粹意识即可安住于它最自然的状态。否则,觉醒(即纯粹意识)就会转变(坠落、退化成)为各种意识模式
奥:瑜伽是头脑的停止。
潘用“纯粹意识即可安住于它最自然的状态”中用了“安住”,实际上“安住”本身是一个念头一个用功,和前文的“化除意识模式”本身矛盾,读者容易误解。而“坠落、退化”带有强烈的凡圣感觉,都不符合“所有相皆是虚妄”。而奥的翻译则显得直截了当。
1.5
潘:有五类意识模式,它们既有恶性的,也有良性的。
奥:头脑的型式有五种,它们可以是痛苦的根源,也可以是没有痛苦的根源。
前者立了凡圣,后者陈述事实。
1.12
潘:化除(打破或超越)各种意识模式,必须通过修行和无为(无执)这两者来达成。
奥:它们的静止是藉着持续的内在努力(abhyasa)和不执着而发生的。
前者强调了用功用力,有在相上做功的感觉;后者语气简单,直达本性,无过多的 情绪倾向。
1.14
潘:当能够长时间自如地处于禅定状态时,才能(为最终的生命解脱和开悟)打下一 个牢固的根基。
奥:它变成牢固地奠基于自己的本性,持续很长的时间,没有中断,而且带着虔诚的 奉献。
前者描绘了一个伟大的目标,后者强调修行方法和状态。
小龙学习《瑜伽经》第二周作业(11月15日):从奥修与潘麟的译文中,看修行的用功方向。
两篇《瑜伽经》翻译的不同及修行的用功方向
我对比两篇翻译基于以下三个原则:
所有相皆是虚妄。 实相无相,无不相。见闻觉知皆是真如的一个存在形式。使用一种意识去消除泯灭另外一种意识,实际就是妄上立妄,妄无了时。
实相,不可以境会不可用功到。 修行是有目标,但修行的重心应落在方法而非目标之上。强调目标,却已经远离目标。而身心的安宁只能作为一个铺垫。
修行简化成两个有顺序的字:一是悟,二是修。悟,则是悟的本来;修,则是修性相的不粘着。两者顺序不好颠倒,否则蒸沙成饭。事上有渐次,理上必须利索,没有渐次。
通读潘的全文,用了许多以下类似的词语:堕落、退化、恶性、打破、超越、解脱、开悟、渐渐、成长、克服、珍贵、宝石、越来越、彻底、实现、愚痴、聪明、逐渐。在这些类似的词语不断重复过程中,文章就有意无意的立了凡圣,强调了修行的境界目标,修行的渐次和用功,甚至有让人用一种崇高意识降服其他邪恶意识的感觉。读者则容易形成不断强烈的用功修行,朝一既定神圣境界目标不断前进,将心觅心的修行心理状态。奥则无以上弊端,用语更为平实,无立凡圣之意,强调方法的本身,言语直达本性,透出实相是自然显露的气息。
单读某一句翻译,两文差别不是十分明显,明白的人也都能明白。但是通读全文,则会出现上述的情况,所以我个人为奥修的文章更能引领读者沿正确的方式修行。以下摘录部分文章以佐证以上结论。(另:奥修负面新闻也挺多的)
1.2
潘:瑜伽就是化除意识模式。如此,纯粹意识即可安住于它最自然的状态。否则,觉醒(即纯粹意识)就会转变(坠落、退化成)为各种意识模式

奥:瑜伽是头脑的停止。
潘用“纯粹意识即可安住于它最自然的状态”中用了“安住”,实际上“安住”本身是一个念头一个用功,和前文的“化除意识模式”本身矛盾,读者容易误解。而“坠落、退化”带有强烈的凡圣感觉,都不符合“所有相皆是虚妄”。而奥的翻译则显得直截了当。
1.5
潘:有五类意识模式,它们既有恶性的,也有良性的。
奥:头脑的型式有五种,它们可以是痛苦的根源,也可以是没有痛苦的根源。
前者立了凡圣,后者陈述事实。
1.12
潘:化除(打破或超越)各种意识模式,必须通过修行和无为(无执)这两者来达成。
奥:它们的静止是藉着持续的内在努力(abhyasa)和不执着而发生的。
前者强调了用功用力,有在相上做功的感觉;后者语气简单,直达本性,无过多的 情绪倾向。
1.14
潘:当能够长时间自如地处于禅定状态时,才能(为最终的生命解脱和开悟)打下一 个牢固的根基。
奥:它变成牢固地奠基于自己的本性,持续很长的时间,没有中断,而且带着虔诚的 奉献。
前者描绘了一个伟大的目标,后者强调修行方法和状态。
张洁11月15日周作业:
看到老师布置的本周作业是从奥修与潘麟的译文中,看修行的用功方向,第一感觉就是傻眼了,完全没感觉,完全不懂,其实从本月《瑜伽经》学习开始,自己就没明白,一直是跟着感觉走的。现在要交作业了,只好重新看这两个译本,简单说下我自己的看法。奥修提到:“瑜伽是头脑的停止。”只此一句话,我的感受就和之前学习的禅的知识想联系了起来。静止,静,顺而我就想到了静、定、慧。想到了,在静中发现真谛。潘麟提及的是:“瑜伽就是化除(即打破或超越各种)意识模式。”,那怎样是打破呢,我产生了疑问,不能明了。接下来两位译者分别讲述了五种意识形态,奥修:“正确的知识、错误的知识、想象、睡眠和记忆”,潘麟:“它们是:正见、邪见、概念化、昏沉和记忆。”感觉我更能接受奥修的译本,那是五种我们生活中常见的情况。潘麟的版本,更感觉像教科书,用“正见、邪见、概念化”这样的名词,无法让我一下知道它们是什么,标准又是什么?只有进一步去读译本。接下来就讲到,重点方法。奥修:“它们的静止是藉着持续的内在努力(abhyasa)和不执着而发生的。
内在的修行,就是牢固地定于本身的努力。abhyasa,有选择的行动,以期在任何情况下能保持头脑的平息。拜拉格亚——无欲的最终状态:藉着知道“至高无上的自己”(purusha,真我/神我)的最内在本性而停止一切欲求。”潘麟:“修行的意思就是持续地安处于禅定之中。当能够长时间自如地处于禅定状态时,才能(为最终的生命解脱和开悟)打下一个牢固的根基。”仅从这几句,会觉得,大家都是在说静是通往智慧的方法,奥修明确的说明到,表面的静,其实是内在的持续的努力的选择行动,那么这个静应该是从内在的动达到的。而潘麟的版本,并没有让我明白这个静是如何静,只是人体的静止还是内心的静止,这个静如何静。在后面奥修的版本中提到:“借着培养对快乐的人报以友善的态度,对痛苦的人报以慈悲的态度,对美德的人报以喜悦的态度,对罪恶的人报以漠不关心的态度,头脑就会变平静。”,潘麟的版本是:“始终保持着友善、同情、快乐和从容地对待所有事物——无论它们是愉快的或痛苦的,好的还是坏的……(来达到身心的安宁明净)。奥修的版本在告诉人如何面对事物,潘麟的版本,明确指出这就是全面的接受现实,打开心扉,迎接一切。联系起来看,奥修一直在从内心里不断的调整,不断的努力,去达到一个静。而潘麟是全然的接受一切,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感受,存在即接纳,达到一个静,感觉这就是他们不同的方向,以上是我的感知。谢谢老师。九寨《瑜伽经》学习第二周作业(11月15日):从奥修与潘麟的译文中,看修行的用功方向。

奥修与潘麟的译文,初读感觉潘麟的比较容易理解,和从书本上关于修行的知识很吻合,而奥修的却有点读不懂。第一堂课时照老师对两者的译文及时点评:“潘麟是头脑中臆想的三摩地,而奥修的更接近实相。”课程中扶风老师通过两个译文的对比,并从容易理解的禅的角度进行解析,让我有种拨开云雾的感觉,但还不清晰。作为初修者,我的感悟不深,认识也浅显。
奥修1.3那么,观照就在它本身建立起来。另译:见者返归其自性。1.4在其他(非观照)状态下,有跟头脑的型式认同。
潘麟1.3如此,纯粹意识即可安住于它最自然的状态。1.4否则,觉醒(即纯粹意识)就会转变(坠落、退化成)为各种意识模式。
经文1.3和1.4,奥修的译文提出了“观照”这个修行的根本,观照可以让观者返归自性,不与头脑的意识粘连。接触过“禅”的初修者很容易理解。而潘麟的 “觉醒就会转变为各种意识模式”的说法,会让初修者不明白该怎样入手。
奥修2.17-2.25:见者与所见之间的连接是产生痛苦的原因,所见只为见者而存在,见者不认同所见之表面,将获得自由。这几段经文阐述了见与所见之间的粘连导致痛苦;而所见只是见者内心的化相,万法唯心造,境由心生(境由心生其实是心的波动频率,带出同等频率的造相);破除见者与所见的粘连才将获得自由。
学习奥修这几条译文,作为初修者的我能体会到用力的关键点,和时照老师教导的“观”一样。“外离相为禅,内不乱为定”,修行的根本是观照,观念头,不被念头的表象欺骗,不和念头粘连,最终将获得自由和自性的显现。“如是观”,如虚空和客尘,任客尘飞舞,虚空如如不动。大海的波涛再怎么翻滚,终将归于大海。屏幕上的字再怎么跳跃,那屏幕始终在那里。
知道了用功的方向,接下来就是持之以恒地“观”!修行就如老师所说:“一切所做的事,就是观,然后离,歇即菩提。”梵天的眼睛11月16号:周六去看望因白血病刚结束第一次化疗的堂妹,她无力地躺着跟我说,化疗期间有个基督教的朋友在电话里声泪聚下讲自己的经历,要求她一起宣誓接受主的救赎。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不知该如何是好,可她又希望能得到帮助。如果不是刚看过扶风老师的中道,我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我复述了老师在汶川救护点上讲的话,请她有能力选择的时候再做决定。很庆幸我因为瑜伽经的学习而知道了老师的中道讲座,而堂妹若因病而结识了宗教或者瑜伽,这都是因缘吧。以前看佛教的书总是感叹因果报应,这周老师开篇就讲了噢修版的因果作为一对概念没有从属关系,当没有了时间的存在消因消果是念头事,业只要存在就要寻求了结,而了结有多种方式,并不只是一一报现。如果不是三个版本对比讲解,我也许还会觉得堂妹的病就是她的因果报现,她若是选择了某种宗教帮助也是业力的牵引。如今的结果是我用境由心生给她做了解释,并告诉她改境不如改心,即便有业的原因,我们也可以在体力允许的时候通过瑜伽体式除去业的根基,由改身继续改心。这是我目前能理解的修行方向和修行方法,当身体稳定了也许观也就不难了,或者是在修身的同时观也完成了,总之顺势而为,不再期待结果,记住瑜伽就是化除意识的妄想形式这个唯一目的。土豆11月16日瑜珈经周作业:
原来孝,不是学出来的啊.因为珍惜生命而尊重自己,从而尊重别人.头脑身心如果无冲突身体也不会难受了.一切外在的都是内心的投射,如一的保持平静热情,不受外界和内在心念,情绪起伏影响,都是平等的,达到自由的人来说,所见皆不实,然而在其它人眼里,一切都是真实(活着)的,境是骗人的是心的投影.现在发现拉一下,大腿的筋胃肝不舒服时效果很好,而且拉后整个人精神了.还有拉每一个手指的筋.现在一有时空就会拉一下筋.瑜伽就是化除意识的妄想形式,也是净化术.练瑜珈的同时不断的观自己.觉知.了解自己.很多人和事不想面对总是排斥。原来这个是自己苦的跟源啊.练瑜珈可以清除掉身体和心灵上尘.就可以练到身体的通透了.瑜伽是头脑的停止,对头脑转化(型式)的平息。
那么,观照就在它本身建立起来。见者返归其自性。人平时很多时候不能专注,聚焦.想法太多.想的多也很耗能量的.瑜珈拉伸经络通的同时气血也会顺畅.在打坐禅定更能静下来.

Katie的11月15日周作业:

本帖最后由 飞奔的小土豆 于 2014-11-20 02:31 编辑




今天早上好好看了奥修与潘麟的翻译,发现在许多修行关键点上二人传递的信息出入比较大,我还是倾向奥修的,如果没看过对比可能没这么强烈的感觉,但斟酌对比后,才觉得潘的实在概念化了,列几条主要的说说我的理解吧。

1.2奥:瑜伽的修行就此开始,瑜伽是头脑的停止。
    潘:瑜伽就是化除意识模式。
K:就是这一句说得还可以,修行一开始就说了不落入任何的惯性思维,于思维方式而不住即是化、除。

1.3奥:那么观照就本身建立起来。在非观照状态下,有跟头脑的形式认同。
   潘:如此,纯粹意识可安住于它最自然的状态。否则,觉醒就会坠落退化为各种意识模式。
K:在打坐中应该能体会,妄念消融,而照自现的过程。也是这句开始觉得奥修是讲述在如何做,会出现什么的一系列事实。而潘是在描述各种概念,让你套在自己身上。别急,后面还有更明显的。

1.16奥:无欲的最终状态:借着知道“至高无上的自己”的最内在本性而停止一切欲求
    潘:在无为的最后阶段(终极境界),纯粹的觉醒从最真实的存在中自发地、清晰地显现出来。
K:回到内在找自己吧,与本性安然相处,不弃不离就能停止外求。
而潘说的无为是你自身之外的东西,描述无为、觉醒、存在等等的概念,未指明究竟是往哪个方向走,无为成了个“外物”,成了个可追求的东西,容易从概念上去理解。与奥翻译的意趣真是相去甚远。

2.6奥:自我,即见者与所见的认同。潘:“我执”归因于将“我”强行带入(认同为)纯粹觉醒。

K:迷于外境,随客尘跑了,忘记了主人公,一切情绪从此出。这个地方我有点卡,应该是我还是经常产生这种认同还不知止吧。

2.10奥:以上五种烦恼的源头,可经由回溯至他们的起源以消除。潘:(很多时候)这些痛苦的根源(愚痴、我执、自恋、嗔恨、贪婪)会以一种难以察觉的隐密方式活动着。

2.17奥:见者与所见之间的连接导致了痛苦,它需要被打破。
2.20奥:所见只为见者存在


修行第一步就是把心收回来,不与物杂,然后安定下来就可以反观,即知平时与境之粘连,知欲求之惯性有多大了。然,一切一切的烦恼,只要肯从不外求开始回到内心去找自己,慢慢地就能与产生一切的源头联结,在这种反观的状态下,反省自己,找到病根。最重要的是离开“世间”那一刻,我想到佛教的香象截流,扶风老师说过这样的不随,该干嘛干嘛是需要高能量的。所以需要心身一起修了。

往见者身上用功吧,没有这个见者,世界在哪?得到了世界,而不知道见者,是不是本末倒置?
翁辉立11月第二周周作业:
这一周的瑜伽经,见了瑜伽修行的过程,以及反诸自身在修行中的障碍与通达的讲解。还有在现实世界里人生过程中各种苦乐各种境遇给出直接感官的解释,例如对“业"的解释和"业"是如何的表现或者不表现的解释,当然这和奥修的翻译更加清晰轻松自然和直接不无关系。我本人并没有经过系统的瑜伽训练只有一些零零散散的练习经验,所以在瑜伽的练习上结合瑜伽经出现的练习效果还不能说上一些什么来,我把瑜伽经用做明理之书来读。这个星期老师带我们阅读讲解了瑜伽经的第二部分,很多的瑜伽经的妙处也在这一周不断涌现出来。"苦行的意思并非折磨身体强制守戒而是在了解自己的基础上过一种自然简朴的生活以免能量浪费在不必要的欲望当中"以及我们之所以不明自性是因為"見与所見的认同"与老师的禅煮百圣和中道精神讲的东西不谋而合,这无疑让我增强了信心。这一月读经典,发现原来经典是没法读明白的,怎么这样子说呢?我刚刚想要完成这一周的作业时,再重读了瑜伽经的第二部分,也不能说读不懂,毕竟文字面上的理解很好理解,但下笔时却有点慌了,不知道从何下手,于是放下iPad放松反观一下,发现我的头脑里几乎是满的。哦,原来无从下手正是因为太满了所以它的运转与表达的灵活性弱了这么多。所以读经典不能只读经典,"读"顶多明白四分之一经典,身不行,行不深,永遠見不得般若。阳光之旅11月15日《瑜伽经》周作业:关于扶风老师所提出的从奥修与潘麟的译文中,用自己的理解方式看修行的用功方向。
    一.奥修的瑜伽是头脑的停止。用本人现在的理解,就是停止以前一切对自己和对他人,造成伤害的邪恶思想意识。潘麟的瑜伽就是化除意识模式。我的理解就是瑜伽所要让人们认识到意识模式的存在就是二分法的显现,化除意识模式进入空观的无分别相直达心性,无善恶之别,无美丑之分,无好坏之分,一切都是在互相转换中达到共识。
    二.奥修的那么,观照就在它本身建立起来,这就是说在不伤害自己的情况下,用自心回观自己以前所出现的伤痛根源,也就是扶风老师说的虫子所出现的洞穴。把我们心正的能量种子播散于心性中,这就是本身正念的建立。潘麟的(为什么要打破或超越种种意识模式呢?因为当意识模式被打破或超越后,纯粹的意识自身就会在不被扭曲和污染的情况下,自发地呈现出来)如此,纯粹意识即可安住于它最自然的状态。在这里我对打破是这样理解的就是说,好比手上长出来一个脓包,脓包里面的液体是对自己不好,我们可以把脓包弄破把脓包中的液体放出以来,以解除有害液体对自己的更大伤害。超越就要比打破要更近完美一步了,也就是说,不用打破意识模式来达到安住的状态,只要找见意识模式的生成的根源,我们就可以慢慢的对症下药,不用开刀做手术就可以化解到心中的毒瘤。一切病因都来至于心念导向的方向,只要解除了这样的根源即可安住于自然状态中静观其变。
    三.奥修的瑜伽行者便能掌握(使头脑专注于)一切,从无限小到无穷大。这里的理解就是说,无论大小一切事情都是头脑意识接受的信息生成无限大小的不同概念,也就是说头脑是个意识生成的转换平台场所。潘麟的,通过全神贯注的想象将自己化身为任一事物(如一朵花、一座山、一片云和一团火等等)——这些事物可以是无穷小,也可以是无穷大(来达到身心的安宁明净)在这里说的是借助于外界的事物触动人的心灵意识,能够让自己成为任何一种事物,个人理解有点牵强了,实相意识本体的感观不着实,很难达到实修实证的个体体验中来。
  四.奥修的通过到达纯净的Nirvichara三摩地,就有灵性之光的显现。在这里又含糊不清的理念让一般人看起来确实很难进入心性中感悟到定慧的能量所在,灵性之光好比一个人精满气足神旺的体现一样,这是对自身本体的关爱之间课题的实修实证践行的诠释。潘麟的当空性三摩地的修行渐渐功深时(即不仅如实而生动地见到我及我属皆空,他人及宇宙万物同样皆空),真我将会越来越清澈地显现。这里有空性渐修实证到功到自然成的阶段,这个说的明了些还能懂点,最起码知道本性为空,只是本性在空中跳动的太厉害,遮掩了自性的本然,所以让自己看到的空里到处都是跳动的波动频率或波动的点,就如自己走进迷宫一样找不到真正出口,所以导致情绪的波动不稳定。
  五.奥修的“善行得快乐,恶行得痛苦”。在这里感觉心境一点都不变动一样,好像只有善才是快乐的,恶就是痛苦的,这会误导不少的人员,善恶是互存和互动阴阳体不可分割的一体法则,善行不见得就快乐,恶行不见得就痛苦,想着都是在变动互感的心怵的触动所在,有事是不被意识所能发现的,那是一瞬间的事件,根本就轮不到自己有一点的动思余地。潘麟的“人生是快乐还是痛苦,取决于此前好的行为(善行)或坏的行为(恶行)所创造的不同业力(业障和业果)”。在这里说的比较明白的是,凡是善恶之事,都是人本能前意识的行为所造作出来的善恶之事,就是说,善恶是有前提条件所造作出来的果报。就如太上感应篇里所说的,福祸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行。所以一切善恶不是固定不变的,他们都是随着人的意识环境在不断地变换中达到相对的平衡。
  六.奥修与潘麟所译出的文意各有所好,也各有出入这在于我们用怎么的心境来拓展它,用什么样行为来实修实证它,两个都是让本体有个正确的心念,用我们正精进来装修修炼场空间,来证悟本体的能量场,生成足够的正能量充填我们的心灵动向的能量储备所里,能够更好的驾驭走在人生道路上的列车匀速稳定的到达目的地。幸福永远掌握在有心人的手中,不但有心而且是存大爱心的无限释放中的人群之中。世界和谐的幸福天下,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造就出来的具有魅力十足的美丽快乐环境。宁波-应奇
补上周作业:
奥与潘的对比:我好几次的体感告诉我,奥是自己一个人亲证经典,用身体瑜伽去理解字义,这种方式很像古时诵读,顾老师常说的用身体去觉知字义。无论一开始对瑜伽的解释,还是三性,四种状态,八支,都是一步步脚踏实地,抛开其他,自信地丰富丰富,丰富了理解。奥是个认真的男人,男人认真的时候是最可爱的,当然女人毅然。这是一个人战场,如果有老师,比如扶风老师,那是助缘,不能总是依附于老师,在任何时候,自恋点也挺好。
潘呢,也是努力的孩子,只是他背着书包,那个书包里装着叫佛的家伙,他只是不知道,无形的就有个压力,只见佛说,不见他说。依他物的成长总是有限的,其实人的成长可以无限,生命的丰富度可以无限,而不是被前人古人说卡住了。学习他们,最后超越他们,创造是不失真的镜子。

很喜欢扶风老师那两句“心怀高远,脚踏实地”,500字写不到了,只能到这里了。张洁11月15日周作业:
看到老师布置的本周作业是从奥修与潘麟的译文中,看修行的用功方向,第一感觉就是傻眼了,完全没感觉,完全不懂,其实从本月《瑜伽经》学习开始,自己就没明白,一直是跟着感觉走的。现在要交作业了,只好重新看这两个译本,简单说下我自己的看法。奥修提到:“瑜伽是头脑的停止。”只此一句话,我的感受就和之前学习的禅的知识想联系了起来。静止,静,顺而我就想到了静、定、慧。想到了,在静中发现真谛。潘麟提及的是:“瑜伽就是化除(即打破或超越各种)意识模式。”,那怎样是打破呢,我产生了疑问,不能明了。接下来两位译者分别讲述了五种意识形态,奥修:“正确的知识、错误的知识、想象、睡眠和记忆”,潘麟:“它们是:正见、邪见、概念化、昏沉和记忆。”感觉我更能接受奥修的译本,那是五种我们生活中常见的情况。潘麟的版本,更感觉像教科书,用“正见、邪见、概念化”这样的名词,无法让我一下知道它们是什么,标准又是什么?只有进一步去读译本。接下来就讲到,重点方法。奥修:“它们的静止是藉着持续的内在努力(abhyasa)和不执着而发生的。
内在的修行,就是牢固地定于本身的努力。abhyasa,有选择的行动,以期在任何情况下能保持头脑的平息。拜拉格亚——无欲的最终状态:藉着知道“至高无上的自己”(purusha,真我/神我)的最内在本性而停止一切欲求。”潘麟:“修行的意思就是持续地安处于禅定之中。当能够长时间自如地处于禅定状态时,才能(为最终的生命解脱和开悟)打下一个牢固的根基。”仅从这几句,会觉得,大家都是在说静是通往智慧的方法,奥修明确的说明到,表面的静,其实是内在的持续的努力的选择行动,那么这个静应该是从内在的动达到的。而潘麟的版本,并没有让我明白这个静是如何静,只是人体的静止还是内心的静止,这个静如何静。在后面奥修的版本中提到:“借着培养对快乐的人报以友善的态度,对痛苦的人报以慈悲的态度,对美德的人报以喜悦的态度,对罪恶的人报以漠不关心的态度,头脑就会变平静。”,潘麟的版本是:“始终保持着友善、同情、快乐和从容地对待所有事物——无论它们是愉快的或痛苦的,好的还是坏的……(来达到身心的安宁明净)。奥修的版本在告诉人如何面对事物,潘麟的版本,明确指出这就是全面的接受现实,打开心扉,迎接一切。联系起来看,奥修一直在从内心里不断的调整,不断的努力,去达到一个静。而潘麟是全然的接受一切,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感受,存在即接纳,达到一个静,感觉这就是他们不同的方向,以上是我的感知。谢谢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