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20141027读书群-子赖-《茶经》-八之出-11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4-11-5 11:33:17
北京-子赖:今天分享《茶经》八之出。《茶经》八之出,介绍茶叶的各个出产地,及其品质。陆羽,以“上、次、下、又下”把茶叶分为四个等级。
《茶经》共记录唐朝八道四十三州郡产茶。除了当时不在唐朝界内的南诏国(今云南)基本与现今产茶地区一致。
102701.png
102702.png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今社会流行的名茶、好茶,与陆羽那个时代的口味,估计有了很大不同。通过这章,能明显感受到陆羽对茶的热爱、实地调查研究精神,精进行脚各地,乃至许多偏僻的小村庄。
今天的主题“一方水土一方茶”,各位可以分享自己喝过的不同地区的好茶。
张洁:绿茶里,我印象最深的还是西湖龙井,叶片细幼,香气很足,汤色明亮。
北京-子赖:嗯,西湖龙井是十大名茶。
广州-仲铃-芳村:冰岛,我在不同公司喝茶口感相差很大。
张洁:嗯,嗯,最近接触了一个日照绿茶,有机茶,感觉叶片比较大,苦味比较浓。
北京-子赖:冰岛算是近年的后起之秀。
美国-扶风:这茶的好坏,直接就跟土地有关吗?
张洁:最近也听朋友提起过冰岛,目前,我还没尝试过,不知道感觉怎样。
广州-仲铃-芳村:没去过茶山,不知道茶到底是原产在哪里,喝的不够多。他们说是哪里我们只能听着再留个问号待考证。
北京-子赖:单凭产地来分别产品品质,对野生作物可能是可用的办法。
无锡-小郁姐:我前几天在雨林古茶坊一款生普不错,回甘持久。
北京-子赖:因为野生作物的品质,主要受自然条件和品种的制约,而这两种条件一般是不变的。
美国-扶风:上面那图表,从陆羽到现在,基本差不多嘛。
北京-子赖:图表的品级,已经是变了不少,从历代贡茶的变化就可以看出来。
美国-扶风:学到快结束了,我还是不知道什么是茶,何为茶?
张洁:茶就是一片树叶我的理解。
美国-扶风:只是能从苦变甘的叶子吗?因为那有茶碱,所以叫茶。
无锡-小郁姐:一片树叶的革命。
美国-扶风:那地区与茶的质量,即是土地形成的茶碱不同,所以优劣?
北京-子赖:或许,也是前几天想要表达的“标准”。茶叶的品质,有很多影响因素。时间也是标准之一:春夏秋冬,明前、雨前。
树种:乔木、灌木;
树龄:三年、三十年、古树。
美国-扶风:如果茶的定义为含茶碱的植物,那品质,应该就是茶碱的品质了?
北京-子赖:扶风老师问得好。
美国-扶风:说是老树、古树的好,是否因为老了成精了,结的茶碱分子也整齐?这个好象基本老的古的东西都比较纯,如老人就比年轻人要沉稳,少了层浮燥?
北京-子赖:茶碱的概念,应该是研究小白鼠的心态。中国人更喜欢“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以身作则的心态。
美国-扶风:呵呵,小白鼠,这比喻好。可我还是不明白什么才是茶。
北京-子赖:扶风老师,我也不明白什么是茶了。
美国-扶风:我只是觉得把茶定义为含茶碱的植物有点削足适履了,但不这样定义,我又搞不清什么是茶。
张洁:我自己感觉,能拿来泡水的,都是茶,是否含茶碱,并不重要,个人理解。如果冬瓜放干了,然后泡水,就是冬瓜茶。
北京-子赖:扶风老师,我们还有两节课,或许,还能有机会了解什么是“茶”,用普通话来打个比方,什么是普通话?我刚来北京的时候,觉得北方人讲的都是普通话。后来,才发现,东北三省与北京、河北,他们讲的普通话,也有区别。再后来,发现,就算北京人,不同区域讲出来的,味道也不一样,好像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普通话很标准一样。
美国-扶风:这茶到底是什么东西,非常神秘。
北京-子赖:我们各自理解的茶,标准不一样。
美国-扶风:一口好茶,让人舒服,让人释怀。
北京-子赖:如何理解好茶,有时就像如何听懂各地细微的方言。
美国-扶风:如一口好酒,不多不少,正是酣纯,如何才是好茶???
北京-子赖:当初刚到北京,我觉得北方人讲的话都是普通话,反正比我带福建腔的话是标准很多。后来时间长了,才能分辨东三省各地的差别。
美国-扶风:只能是各人的“香闺独自知”?
北京-子赖:所以说,深入熏陶很重要。
张洁:专心深入。
北京-子赖:与讲普通话最标准的人,接触久了,我们也很容易听明白别人的发音哪里有缺欠。
美国-扶风:子赖老师这唯经验论呀。
北京-子赖:是。
美国-扶风:变成主观的东西了。
北京-子赖:直观,不是主观。
张洁:但是,哪个是标准怎么确定呢。
小龙:好茶,如好法,对人对机。
张洁:比如普通话,有拼音做标准。
北京-子赖:就如刚才的研究方法。
广州-翁辉立:荼有这么多种,是不是种种解读。
张洁:那茶的标准我们怎么确认呢。
广州-翁辉立:毒。
美国-扶风:茶,喝着香?喝着纯?喝着回甘?喝着提神?
广州-翁辉立:确切来说我们想怎么辨别哪些是百草,哪些是荼?
美国-扶风:对,我也是这个问题,是否这就是科学教育中的毒呢?总要追一个标准?
北京-子赖:以研究小白鼠的心态,试图理解“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以身作则的心态,那不是解读《茶经》,那是亵渎陆羽。
美国-扶风:好守着这个标准,去评比出一二三。可是不这样,我又说不出它的好坏。一叫说好坏,说品质了,就想抓一个标准来比。我明白了,子赖老师今天的题目,是想让大家把各自与茶的相遇最美那刻,描写出来?这文人,酸,我们“科学人”好像做不出。
北京-子赖:我们还是聊茶叶具体的问题。
美国-扶风:一旦没了个标准,就跟缺了骨一样,不能理直气壮。
广州-翁辉立:可以,存疑的待慢慢深入总能通,喝茶要紧。
美国-扶风:这周作业子赖老师布置的一方水土一方人,今天又来问如何是茶的品质。
北京-子赖:近两天一直在琢磨个事。
美国-扶风:这问的就想抓一条骨好打架,不然用不上力。
北京-子赖:我讲了这么多,对大家有帮助吗?
美国-扶风:有,这是绝对的。
广州-翁辉立:提高了兴趣,提高了自信。
北京-子赖:我是很难感觉到你们当中谁很爱茶叶。
美国-扶风:对茶的感觉宽泛了,深入了,跟坤山老师那他形一样,细微了好几层。
北京-子赖:研究陆羽的人很多,研究茶经的人也不少。
美国-扶风:分形,是否我总想在外面抓个什么来研究呢,所以一直进入不了子赖老师想带我们进入的世界?
北京-子赖:记得去年与朋友分享《茶经》,我用的题目是《走进陆羽》。
广州-翁辉立:老师把我们带入门,很爱要慢慢来。
北京-子赖:不是研究,就是在昨天,我再次感受到“走进”的含义。
小龙:老师说的是人茶合一?
美国-扶风:一种与物不二的“自在”,如是自在,当然没有标准,也不需要。
北京-子赖:吴觉农,被誉为“当代茶圣”,可是,从他的文章中,我只能佩服他的科学严谨的态度,却感受不到他对茶的爱。
美国-扶风:如我这般的科学信徒憋,这都是西方条框教育下出来的人。
北京-子赖:把“茶”当第三方在研究,当小白鼠在解剖。
美国-扶风:万事分个123\前中后,却独独无有主观的整体感,但主观的感觉,又被神棍们用来骗人,让奸商用以骗钱。
北京-子赖:我们不尝试向内求,向内观,怎么可能对事物有深刻的体验呢。中国文化,同音同义,茶=察。
美国-扶风:是否我整节课打岔的关键,就在这里。
小龙:有比较好的内观基础,就骗不了了。
美国-扶风:外在标准与内在体验?
北京-子赖:感谢扶风老师给我的这个机会,让我再次的“察”了下“茶”。
张洁:我们还是向外求的太多了。
美国-扶风:感谢子赖让我反思我的科学大虫。
桃丽丝:也许QQ聊天没有直观体验。
美国-扶风:不是没有,是不敢,我们太不自信。
桃丽丝:一定要刻意的“学”个什么,已经是结果论了。
美国-扶风:请子赖老师继续察。
北京-子赖:我们自己喝茶便是了,可往往是还想要别人的“标准、答案、肯定。
小龙:这不也是扶风老师的X+Y=100嘛。
郑州-极光:感觉就是像那个无目的生活。
桃丽丝:一定要他人学会,是不是也有点执着啊,100个人学,最后爱的未必有一个。
北京-子赖:茶是什么?好茶是什么?我们不断思考、不断提问、不停地肯定、又不停地否定。
美国-扶风:没有标准答案,我怎么看透那些商人的订价呀,现在茶叶,100一斤的,1000的,10000一斤的都有,没标准,我怕被骗。。。。心底里只是怕别人说我傻,想成为不被骗的“聪明人”。
豆子:只买贵的,不买对的。
小龙:喝下去对各自身心有好处,就是好茶吧。
北京-子赖:茶,它在哪里?聪明,在寻茶的路上,起到什么作用?
小龙:最近我也喝了几个品种,每个品种对身体的作用都不一样。
美国-扶风:我真TMD是商人,小龙这句话一出来,我第一时间就想问,那每款几钱,好像每样东西都要立马标价,所以要抓着标准不放,谢谢今天这堂课,好大一条虫。
张洁:可是这条虫,我还放不下哦。
北京-子赖:一片树叶,从摘下来的那刻,便宣告它的死亡。
美国-扶风:我在察我的标准,它们好硬,架成了世界。
北京-子赖:再到冲泡者手里,遇水重生。
美国-扶风:好美的生命。
北京-子赖:正如凤凰涅槃。
小龙:其实如果内观不好血脉不通,好茶下去也是浪费了。
美国-扶风:我的标准的世界,把这些生命都掐死了。
小龙:像照师那样,那就神了。
美国-扶风:一片树叶,从摘下来的那刻,便宣告它的死亡,再到冲泡者手里,遇水重生。如爱人,牵着它的手,你便有了新生,一份"只许佳人独自知的”独属于生命的美。
小龙:老师们都是诗人啊。我们喝就喝个身心健康。
美国-扶风:心健康是什么?不就是一份生命的张扬吗?
小龙:这是个良性循环。
美国-扶风:因外物,一时是人,一时是茶,一时是诗,相遇,而激发了个体生命的那一刻的张扬,无有边界的张扬,一份此在的神圣。
小龙:我也总结周围的人,但凡多喝茶的,心态都比较积极。
北京-子赖:茶之路,就是修行之路,寂静涅槃之路。
美国-扶风:而且这种积极,是低调的,无伤害、建设性。
山东-沙粒:有这么高深?
小龙:喝茶可以从味觉反观自性啊。头脑清醒了,观的也清楚啊。
北京-子赖:从理解一片茶叶的故事开始,重新认识我们自己。
美国-扶风:小龙这话也是科学主义。
小龙:个人感想:喝茶对身心有益,良性循环。但是茶如伴侣,只有合适的才是最好。切莫人云亦云。体味她,伴随她,爱上她,她也定能给我们带来快乐。
北京-子赖:今天分享到这!谢谢扶风老师!


--------------------------------------------------------------------
喜欢读书的朋友欢迎加入读书群,每月一书,单月隽永经典,双月心灵小书。由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中山大学佛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美国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指导老师,【时照道德文化推广】总策划吴穗琼(扶风)老师指导。读书开慧,明心开智,欢迎加入读书QQ群:125496043   


课后交谈

子赖:课程中我有点茫然哦。
扶风:是被我打断吗?还是清理你的科学主义。
子赖:是我没备好课,也是清理我自己。
扶风:是被我乱棍打的。
子赖:嗯,也是有点,有感而发。
扶风:也是不断的对话中,我明白时照总骂我什么了,一直都知道有这回事,就是清不透,你的坚持,让我理清了自己的标准世界,谢谢。真心的,相信会放下的。
子赖:哈哈,看来是我帮你破了。
扶风:正确。今晚抓了条大虫,谢谢子赖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