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20140919读书群-扶风-《传心法要》聊天记录-18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4-10-2 11:00:30
美国-扶风:【问从上来皆云。即心是佛。未审即那个心是佛。师云。尔有几个心。云为复即凡心是佛。即圣心是佛。师云。尔何处有凡圣心耶。云即今三乘中说有凡圣。和尚何得言无。师云。三乘中分明向尔道。凡圣心是妄。尔今不解。返执为有。将空作实。岂不是妄。妄故迷心。汝但除却凡情圣境。心外更无别佛。祖师西来直指一切人全体是佛。汝今不识。执凡执圣向外驰骋。还自迷心。所以向汝道。即心是佛。一念情生即堕异趣。无始已来不异今日。无有异法故名成等正觉。云和尚所言即者。是何道理。师云。觅什么道理。才有道理便即心异。云前言无始已来不异今日。此理如何。师云。秖为觅故。汝自异他。汝若不觅。何处有异。云既是不异。何更用说即。师云。汝若不信凡圣。阿谁向汝道即。即若不即。心亦不心。可中心即俱忘。阿尔便拟向何处觅去。】
王明飞:什么是心呢?
美国-扶风:对呀,什么是心呢?还觅?上一课的对话,我要想讲了再讲的,不是对话的内容有多重要,我是想教大家看一个心不定的人,是如何左一下右一下地跳的。不知大家可有感受?
小龙:确实有点左右不是的感觉。
美国-扶风:凡夫心都是这样,一会跳这一会跳那,不得“安心”。修的什么,修的就是一个“安”的心,不乱跳的心。
王明飞:知者不言,言者不知。
美国-扶风:不乱跳的,在那些尘埃上,在那些事相上,能不跳能不动吗?如阳光看到的那些煤尘,能不动吗?修行是把那些煤尘份用水冲、用气吹、用火烧光吗?
小龙:双重污染。
美国-扶风:停一停,想一想,大家要修什么?安,心要“安”哪,如何个“安”。
王明飞:扫尘除垢,心自安。
哈尔滨-瑛紫:要平。
美国-扶风:有个扫除吗?要扫除吗?大家还要去扫尘除垢吗?安的什么?
小龙:扫,其实也是尘了。
美国-扶风:土豆,看明白我的问吗?这里是一个大问题,不搞清楚,修行修行,越修越远。
飞奔的小土豆:明白了。
张洁:我认为不要扫,扫也是灰尘搬家,不知道这样想对吗?
美国-扶风:想想上一课,如何才能安?心安哪里。
小龙:还是落到,忘心上。
美国-扶风:上周的作业题目是什么?
王明飞:法是扫把,业障是尘,尘没了就是心。
哈尔滨-瑛紫:有个要安的心,是头上安头了。
美国-扶风:不是尘没了。
王明飞:净了。
小龙:可能同学对性相的理解还没开,这个开了,就很容易理解了。
美国-扶风:传心法要讲的就是这里,不是扫尘,不是业障。
佛山-郑琳:是空不碍尘。本自在,只要不乱动。
美国-扶风:嗯,不论大家能明白多少,理解多少,这是一个重要的概念、修行,不是要做些什么,只是歇下来。
小龙:就是这个歇,难于把握啊。
美国-扶风:上一课的师徒问答,徒的心一下左一下右地在各问题里跳来跳去,师就左不是右不是地堵他。
哈尔滨-瑛紫:停下即是。
美国-扶风:我用了三堂课的时间,还在强调那15号的对话,是想要大家看到裴休的心是如何左右跳的。
简单的幸福:从执有到执空。
美国-扶风:整个传心法要,就让你落空无处、无栖无泊即是。
佛山-郑琳:斐休在找个泊处。
美国-扶风:这个不是重点。郑琳再说一个,这是裴休在找泊处吗?这句话应该怎么说?
佛山-郑琳:想找个究竟?
美国-扶风:这些都是外在的描述,你们作业用这方式,我就给B,应该怎样看这个问题:裴休在找泊处。
简单的幸福:想有个目的地。
美国-扶风:也还是在外描述。
小龙:应该说徒弟还没看到门楣,所以一直在外面转悠。
简单的幸福:终点站,实际上没有它。
美国-扶风:嗯,对,要习惯从内里看,从他的动机处看。
佛山-郑琳:内在不稳。
美国-扶风:是视角,学着把视角转向从事发者的中心,向事外看。
佛山-郑琳:把自己看作斐休。
美国-扶风:这是裴休不知修行之要,不知心只是安在歇处即是,到处外求。所以师父说他这个不是,他就再找一个,还不是,他又找一个。总要个标准来“安心”处。
佛山-郑琳:会不停地发问,让自己追逐一个来安住的东西。
美国-扶风:郑琳这回答对了。
小龙:在性上歇?
美国-扶风:小龙是的,在性上,如阳光昨天说的,在虚空里,不是教大家虚眼看光柱里的尘吗,这个要练,没事练练这感觉,明白修的是什么,明白心安哪里才是。
简单的幸福:不追了,放下了,就是安了。
美国-扶风:不要再在尘上跟着瞎忙了。为什么放下了就是安?
小龙:相太多了,忙不过来呀,会累死的。
美国-扶风:【问才向和尚处发言。为甚么便言话堕。师云。汝自是不解语人。有甚么堕负】裴休在各个问题都被师父否定后,终于会得停下,不再找新问题了。这回是问师父:怎么我说出的话,你都说我不对呢?
堕,是一个印度佛教的概念“堕负”,即向问题的两边去了, 我原来有个一篇小文专门讲这个的。堕负的问题以《道德经》的第二章来讲是最好的:长短相较、有无相生、难易相成。。。。印度习惯辩论,如果辩论的一方,把问题引向了谁大谁小,谁好谁环这些相待有的相上的比较上的,就输了。
小龙:在相上做表述,怎么说都不对。
美国-扶风:“相待有”也是一个概念,指世间看到的事物于人的感觉上,都是一组一组存在的,当我们说高的时候,一定有一个低的概念与它相对。说好,一定有个不好在。这是道德经专门论述的。
《传心法要》的这个记录,徒弟裴休就问:怎么我说什么你都说它们堕呀?
【师云。汝自是不解语人。有甚么堕负】
哪有什么堕,你都不知道你要的是什么?这跟前面我们讲的,修心修心,你都不知道你修什么?你是方向都不明,如何个对?英国谚语:没有航向的风,任何方向都是逆风。
小龙:对。
美国-扶风:你自是个不明就理的人,哪里不堕,你都不明白修行修的是什么,再修都没法对。所以说悟后真修,不是悟前不是修,悟前悟后,只是修尘还是安住虚空看尘飞。
小龙:就是那句话嘛,不明自性,学法无益。
美国-扶风:
【问向来如许多言说皆是抵敌语。都未曾有实法指示于人。】
【师云。实法无颠倒。汝今问处自生颠倒。觅甚么实法。】
这徒弟还是不死心:刚才师父说来说去,都是顶着我的话来说的,我那么虚心请教了,师父您怎么还是不肯教我一个真正的法呢?这一段裴休问话的心呀,跟大家是一样一样的,都是在这些问题上绕不出来。扶风把这叫“狗咬尾巴”。
黄檗祖师答:真如里没有对立没有颠倒 ,你的问题都是外在有对立的,在对立法里,是找不到真如法的。
小龙:就是注意力用以落到相上去了,就是落到内容物去了。
美国-扶风:小龙答得好。在内容物上你要我教你个实法,是不可能的。大家有点明白这里吗?不理解也不怕,新接触这些有点听不进去,相应不了。没关系,慢慢一次一次,就清晰了。但不能放过自己,让自己漂过去。
哈尔滨-瑛紫:跟着客尘跑了。
美国-扶风:接着下面的问,都是黄檗在安徒弟的心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把裴休想努力,在尘埃上努力一把的心歇下。我们看今天要学习的这一段。
1) 问从上来皆云。即心是佛。未审即那个心是佛。
——师云。尔有几个心。
2)云为复即凡心是佛。即圣心是佛。
——师云。尔何处有凡圣心耶。
3)云即今三乘中说有凡圣。和尚何得言无。
——师云。三乘中分明向尔道。凡圣心是妄。尔今不解。返执为有。将空作实。岂不是妄。妄故迷心。汝但除却凡情圣境。心外更无别佛。祖师西来直指一切人全体是佛。汝今不识。执凡执圣向外驰骋。还自迷心。所以向汝道。即心是佛。一念情生即堕异趣。无始已来不异今日。无有异法故名成等正觉。
4)云和尚所言即者。是何道理。
——师云。觅什么道理。才有道理便即心异。
5)云前言无始已来不异今日。此理如何。
——师云。秖为觅故。汝自异他。汝若不觅。何处有异。
6)云既是不异。何更用说即。
——师云。汝若不信凡圣。阿谁向汝道即。即若不即。心亦不心。可中心即俱忘。阿尔便拟向何处觅去。
今天裴休记录的这个问答,又进步了,不再在找空找有上,不再在外相尘埃上问了,转回问心。大家也要像裴休似的,不断检视自心,不要怕我骂,把心露出来。
1)问都说即心是佛,那哪个心才是佛呢?
师答:你认为你有几个心呢。
2)对我而言有两个,一个是凡心,一个圣心。所以才问哪个心是佛
黄檗:你看看哪里有凡心圣心?
徒弟有呀,就跟大家似的,一会说的很清高空呀无呀的时候,认为这就是圣心了。一会见自己落在情尘世事上纠结时,自己知道自己是凡心。是这样吗?大家也是这样感觉的吧?
小龙:是的,有时候觉得清净那个就是,其实所有相皆是虚妄嘛。
美国-扶风:一会自己很干净,很无染。一会又在俗事上纠结。这两种不同的感觉,就让学人觉得有两个心存在。有两种状态存在,就想着要努力,要留住清净那个,要修掉纠结的那个二了。
小龙:绝对是这样的。
美国-扶风:
3)云即今三乘中说有凡圣。和尚何得言无。
三乘教法中大量说凡说圣的,祖师大德们是圣,学人是凡,怎么师父你说没有凡圣呢?还是不肯安心呀,关键是安不下来。这里裴休是怎么了?
“所知障”,那些当日学回来的认知,死死地当在一个高大上的标准,挂在心头消不去。不以这些高大上的概念靠上,就认为自己不是:恐落空无栖泊处。不敢独自承当!说的也是你们呀。
——师云。三乘中分明向尔道。凡圣心是妄。尔今不解。返执为有。将空作实。岂不是妄。妄故迷心。汝但除却凡情圣境。心外更无别佛。祖师西来直指一切人全体是佛。汝今不识。执凡执圣向外驰骋。还自迷心。所以向汝道。即心是佛。一念情生即堕异趣。无始已来不异今日。无有异法故名成等正觉。
简单的幸福:总是需要高大上的意义,概念安慰自己。
四川-老丁:心往何处放呢?
美国-扶风:这段不用讲了,大家自己默读一次,感受与黄檗的对话。不是裴休呀,是你自己与黄檗的对话。
一念情生即堕异趣。一念起分别,有粘着时情即生,这情生,即是凡人的喜欢还是不喜欢,这是事相的粘合剂。
为什么我们总在事相上下不来,就是有情。有情众生有情众生,不是说你多长情,是你对物,总有一个喜欢的,就想拥有,想它不走的牵。不喜欢的,就自然想推它出去,想逃开它。
心语:看来佛无情。
美国-扶风:这便是生情。一说这个概念不对,就想着怎么不要它。一听说那个是祖师说的,就千方百计往那靠。圣人以万物为刍狗。
【无始已来不异今日。无有异法故名成等正觉。】
小龙:@心语 好像是那么回事,应该说是超越有情和无情。
心语:圣人也是刍狗。
佛山-郑琳:对自己身心的在意?只接纳好的留下。
美国-扶风:不是这回事,佛不在情里,非无情。
Stanley:我们老板办公室里面放着一张大大的照片——他和朱镕基总理的合影。人总有借助一个比他更强的人来抬高自己的欲望....
美国-扶风:不是有照片就是情粘,做人该做什么就要做,老总办公室有得贴当然贴与总理的合影。
Stanley:我理解,这是扶风老师说的情。也就是,我的自我感.....
美国-扶风:情粘,不是不做事,是不以这事一直挂在心头。
简单的幸福:有向性。
美国-扶风:粘着。
小龙:粘不粘只有自己知道。
美国-扶风:方向性人都是有的,只是脱不脱得,离不离的。
Stanley:当然,如果这个人和你差不多,有一天出名了,你内心也许会冒起想贬低它的念头.....同样是为了抬高自己。
简单的幸福:不扶墙?
美国-扶风:这总理的照片,会不会日日上班先美滋滋地在它面前敬个礼,一有人来就拉着人看?还是它就是以往发生的一件事,你要看到心里有什么想法是你的事,当然,也是我刻意放在这的。
Stanley:哈,那得看境界了。土豪,肯定是逢人便吹。一般的有点文化的,会露出来,也不那么高调的显示....
简单的幸福:越是彰显什么,越是内心缺乏什么。
美国-扶风:你老板把它当工具,如果心里清楚那是工具而不是炫耀的,那是正用。
Stanley:觉,我理解就是这些欲望升起的时候,你要看到它....这样,每日修行都有着落处
心语:善用佛用。
小龙:济公和尚,粘不粘只有他自己知道,所以外人没法判断。
美国-扶风:【无始已来不异今日。无有异法故名成等正觉。】无始以来无量佛说的法,都是这个,没有第二个,所以叫“正觉”。
4)云和尚所言即者。是何道理。
——师云。觅什么道理。才有道理便即心异。
这句标准禅语呀。师父你说这个就是,为什么呢?黄檗一棒打下:还要找道理?还要找合理性安住?才生出个“要找道理”的心,就与事异了,就二了,对立了,把自己丢事外了,让事成全“我执”了。
小龙:哦,安的地方不对,在理上了,明了...
美国-扶风:呵呵,小龙明得好,自己捧自己去。
5)云前言无始已来不异今日。此理如何。
——师云。秖为觅故。汝自异他。汝若不觅。何处有异。
Stanley:听过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美国-扶风:这个异与不异,有两个层次看,一是黄檗这里说的,你一找就二了,你不找哪来的异?哪里来的以前今日。
墨明棋妙:过好这一生,才是明白了道理。
四川-老丁:发呆,不找是不是发呆啊?
美国-扶风:这是一层,别一层的意思,黄檗没有讲,也是讲不得出的,个人到了自己知。时间与空间,是一对最大的相待有概念,只是人,六识中的含识众生持有的虚幻感觉。时间是不存在的,故有三世通,不是能去到前世还是去到末来生,只是识神不在时间里。这是另一个问题,不在这讲。
六神通里的通,除了最后一个漏尽通,前五个讲的都是突破了时空的概念后自然事。我写过一篇小文,超凡入圣从当下开始。
如树,我们总见着上面的绿叶红花,却不知根底下一样宏大。修行更是,感官世界的内容,远比不得心识世界。
怎么从看得到的树冠回到根底,就如修行人如何超尘入圣般,这个点,就在当下。
只有当下,安住当下,不要少看这一个点,它是你遨游大千的门。
所以,不要说自己不懂,自己根器差,什么的,这一切都是过去的事。现在这一刻,小龙与你一样,扶风与你一样,释迦老子与你一样,不论从哪来的,有多高多矮,有多懂多不懂。在放下,在歇下,在从尘土回到虚空的路,是一样一样的。
在当下这一点上,承担起来!
不再让心两头跳,安下来,从关注事相,变为与虚空相融,空不异色,色不异空。色空两相安,不在色上转。也不留空里。各自各事。
心语:有时在事上就忘了。
小龙:是啊,就是要多练,就是老师说的卖油翁,平行线了。
美国-扶风:把情粘去掉,事更事,不是把事去掉。
Stanley:但是我个儿矮,就觉得高个的会欺负我....
小龙:不过太多的时候像麻花。
美国-扶风:邓小平不高,希特勒不高,觉得,是因为你不相信自己强壮。
Stanley:哈哈,是啊,我还有点瘦弱。
心语:咒语,不粘着。
美国-扶风:这咒语好用。
飞奔的小土豆:我想强壮起来。
美国-扶风:土豆,强壮不是在外修出多高大,强壮是安心,心越稳,越强壮。
6)云既是不异。何更用说即。
——师云。汝若不信凡圣。阿谁向汝道即。即若不即。心亦不心。可中心即俱忘。阿尔便拟向何处觅去。
小龙:绝对是这样的。平率越低,越强.
美国-扶风:心稳,事就清,事清则力利,力利则所到之处无不迎刃而解。
简单的幸福:心越稳,越强壮。
郑州-极光:经常听沉住气。
小龙:所以打坐从现实意义来说,有很大好处。
美国-扶风:向老师我学习,不怕事多,只管心稳。心稳了,来多少事都一件件一桩桩地过。
Stanley:哈,高矮都是幻相......本不是我。
深圳-何尘光:色空两相安,不是不起念,不起分别念。
美国-扶风:今天整理一个十分钟的哈弗开粤语课的采访录音,就用了十个小时,把我累得,还怕起不来了,结果四点五十分,(我这早五点是你们的晚八点),一个激灵就醒了。第一次自己学着配音,还凑和。加音乐,对音轨,不是在说我有多利害,是心稳了,你不怕接事。也不怕不懂,能很静下心来听别人指示自己一点一点跟来。以我这年纪,这知识结构,很多人都不敢碰的了。不是事难,是自己心尘多。心空心清了,自然不怕事,大家要面对的世界,大着呢,快快跟来,在心上用功,比在事相,得利百倍。
小龙:是不是还是得坚持定慧双修?
美国-扶风:龙呀龙,又跑回去找理安了。
最后一句了,调整一下标点。
6)云既是不异。何更用说即。
——师云。汝若不信凡圣。阿谁向汝道即。即若不即。心亦不心。可中,心即俱忘。阿尔便拟向何处觅去。
定慧是双吗?是二吗?要你一个一个地修。这就跟裴休一样,问到底了,还死要跳出一个。
小龙:切苹果切习惯了。
美国-扶风:哈哈,切苹果,好,你是认真看了,这切苹果也是我的一篇小文,龙很用心,在我空间里每天看点儿。我空间里的都是我一路行来的记录,人人都差不多的,都有一个过程,有时间可以去翻看一下。
小龙:是的呀..老师是过来人啊...您走过的路..我们也会经过。
美国-扶风:黄檗这句,你如果不信有凡有圣,也即是你不在想把自己从凡处拉出来,贴到圣处,哪里还有这些子问题。汝若不信凡圣。阿谁向汝道。
下一句的标点有问题呢,大家帮看看。
即。即若不即。心亦不心。可中心即俱忘。
即即若不即,心亦不心可,中心即俱忘。
觉得这个“可”字有问题。
即即或不即:凡圣的概念,有凡有圣的概念,只是虚幻,不是有不是无,有是假有,无也不是。即即 即是 不即。有相不住,即是。见相非相,即见如来。阿尔便拟向何处觅去。
很好的禅文,大家多看两遍,以后相信没有时间再看它的了,趁现在学到,就深一点,再看多它两眼。当下也是这样用的。在每一个当下的点,让我们在分形的世界里,再深入、再深入。之后,下一个时间点,再做下一个的事。不要总想着以后有时间我再看,没有的了。这个点,这个当下过了,就过了。练着在每一个当下,让自己沉得深些,再深些。不是用时间去丰富,是在当下里丰富。
Stanley:如扶风先生说,心即是虚空,那意思是,不在虚空耗费此生,亦不在俗成中迷梦......这样就可以了?俗尘。
张洁:让心安在当下,歇下,在忽左忽右的震荡中,逐渐的接近内心。唯有当下的认真,才是最深的体会。唯有内心的踏实,才是生活的踏实。
美国-扶风:你还要找个安处呀。好,下课。


--------------------------------------------------------------------
喜欢读书的朋友欢迎加入读书群,每月一书,单月隽永经典,双月心灵小书。由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中山大学佛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美国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指导老师,【时照道德文化推广】总策划吴穗琼(扶风)老师指导。读书开慧,明心开智,欢迎加入读书QQ群:125496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