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20140620读书-东辕西辙讨论回顾-09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4-8-30 13:05:48
北京-坤山:今天是东辕西辙第9次讨论,由于前面涉及的内容还是比较多的,而且后面还要再深入一下物理学的一些内容,所以我们这次回顾一下前面的内容。前面8次讨论的内容其实都是相关的,所以很多内容第二次回顾可能会获得更多的收获。
经过半个多月的讨论,可能大家基本上感觉到了我们的讨论目的并不是为了学习知识,而是希望通过科学方法破掉一些固执的观念。这并不是唯一的一个破执的方法,其实相对来说采用思辨的科学方法是个比较“笨”的方法。
所以我们给这次的讨论取了“东辕西辙”的名字。一般认为南辕北辙是背道而驰了,不过因为这个宇宙是“圆”的,所以背道而驰最终还是会转回来。
传统东方的修炼了悟之道不出“戒定慧”的范畴。如同我们在混沌理论中讨论的内容,“戒”可以避免我们落入一些瘾症式的强大吸引子中,无端的耗损我们的能量,并给我们制造更多的障碍。“定”可以帮忙我们更好的积蓄能量。能量足了之后,身心自然会进入更加混沌的状态。这样才有可能突破身心中的各种吸引子结构,从而出现超越常人范围的各种感知能力。“慧”可以帮助我们最终打破“我与世界对立”的错觉,以及对各种思维层次的“真理”的执着。
由此可见“戒定慧”是非常直截了当的方法,可惜我们这个时代相信这些方法的人不多了。很多人听到这些的第一反应就是迷信,过时和不科学。即使是相信这些方法的一些修行人,也有可能会受到潜意识中固执的吸引子的影响,认为修炼的目的就是获得各种超常的能力,最终实现成仙成佛式的个人成就,陷入欲“磨砖作镜,煮沙成饭”的误区。还有一些哲学思维发达的人,在深入各种高明的理论后,认为自己了悟了宇宙人生的真理,陷入高明的思维陷阱而不自知。对于这样的三类人群,深入一下科学的领域,走一下东辕西辙的路子,不失为一种行之有效的破执的“法门”。
当然,任何方法理论都有被误用的可能性。东辕西辙的方法有两个可能的误区。
第一种误用就是拿东辕西辙中的各种理论,比如吸引子,自组织等,去评判他人的对错和高低。这样的用法其实正是在进一步加强自身的吸引子。在这里可以参考王凤仪老先生说的“找他人好处,认自己的不是”,以及六祖所说的“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若见他人非,自非却是左”。其实二阶控制论如果真的理解了,也能明白上面这个道理。
第二种误用的严重性可能要更大一些,就是拿东辕西辙中讨论的内容去为自己或者某个团体谋名谋利。目前人类缺的不是科技应用,而是对自身和宇宙的关系的正确认知。比如说控制论的应用潜力是非常巨大的,一个打破生物非生物界线的理论,一方面可以让人们反思自己的行为方式和认知误区,但是另一方面也可能导致机器文明的兴起和人类文明的灭亡。
现代科学发展了几百年,一个很大的弊端就是给人们一种错觉,让人们觉得古人讲的因果报应,鬼神和天谴都是子虚莫有的迷信。其实科学发展到今天,很多理念已经开始回归了,我们在后面的讨论中会重新看到因果报应,鬼神和天谴的科学原理。
下面我们简单回顾一下已经讨论的内容:
我们第一次讨论从视觉的机制入手,介绍了视觉神经系统的结构。一般人的理解:视觉是神经系统的一项功能。这个神经系统包括从眼球到视神经,再到大脑视觉中枢的一系列组成部分。眼球负责对外界现象感光和成像,并通过视网膜上的神经元把光信号转换为电信号。转换后的电信号通过视神经传输到大脑后侧的视觉中枢,由视觉中枢中的神经元网络进行一层一层的信息处理,最终构建出我们所看到的视觉图像。
这听起来很合理,很科学,整个过程就像是照相机的成像过程,再加上一些后期图像处理的感觉。但是我们后面做的盲点的实验给这种理解增加了很大的疑点。
16 小时前 上传
下载附件 (10.97 KB)



(闭上左眼,用右眼对准十字,一边看着十字,一边用余光注意黑点,调整你和屏幕的距离,直到黑点消失,你看到你的盲点了吗?)
大部分人做了这个实验都会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这么大的一个盲点,自己完全不知不觉?其实眼底还有很多血管也是遮挡光线的,我们对于这些遮挡也完全不知不觉。如果眼底成像的初始的信息就这么残缺不全,为什么我们看到的却是很完美的一个画面?这不得不让我们开始怀疑视觉内容中有多少是外界的“事实”,有多少是大脑的“臆造”?
我们的第二次讨论继续给出了几个“反转的陀螺”。
美国-扶风:身体构造上的盲点,让我们看到了思维的欺骗性。
北京-坤山:反转的陀螺是电影《盗梦空间》中的一个剧情。反转的陀螺代表一种不符合常规的现象,盗梦空间的主角通过反转的陀螺来提醒自己是在梦。
小莫:脑袋里其实没看到部分是脑袋自己凭空捏造的。
北京-坤山:第一个陀螺是视觉中枢受到外伤损坏后的患者所体验到的奇怪现象:受损后几周,患者会出现半边的机体失控的现象。检查后发现肌肉工作正常,真实的原因是这一侧的视觉消失了导致的。很奇怪的是,患者自己对于一侧视觉消失完全没有知觉,就如同我们对于自己的盲点完全没有知觉一样。
其实这个例子可以说明盲点的“填充效果”,并不是进化来的。因为这些病人不可能短时间内进化出这样的功能。
第二个陀螺是一个幻听实验:在一个磁带上录制一个单词并进行循环反复的播放,一两分钟后,大部分人都会产生“幻听”,听到一些本来不存在的短语和单词。
第三个陀螺是一个猫的听觉实验:这个实验演示了感知和理解之间的内在联系。不理解的东西,猫就好像听不到一样。同时这个实验也演示了同样的外界刺激,主观的感知可以有很大的区别。
美国-扶风:人的意识就是会制造“和平”,总想掩盖不足。
小莫:在现实陀螺在空气阻力和摩擦力的作用下会停的。
北京-坤山:在这些实验的基础上,我们当时问了一个问题:即猫听觉实验中的外界的那个1000Hz的声音是否是真实存在的?这个问题当时引起了很大的争议。
美国-扶风;被训练出来的。
浅浅:嗯,客观存在的被主观感应,或者主观创造。
北京-坤山:大家可能都可以接受猫在不同的状态下,感知到的内容不一样。但是大家好像都认为那个1000Hz的声音,无论猫听见还是听不见,它都在那里。
这个其实是我们都有的一个固执的吸引子,即认为有一个独立于我存在的客观世界,而且它的样子基本上就是我感知到的样子。在楞严经里面,佛管这个叫“坚固妄想”形成的“色蕴”。我们甚至可以说,整个的西方科学都是建立在这个坚固妄想上的。
美国-扶风:坚固妄想。
北京-坤山:少数的例外之一就是第三次讨论的二阶控制论了。
浅浅:嗯,不断的主观创造。
北京-坤山:这个理论很神奇的地方,就是它把研究者本身也放到研究内容里面去了。很多人不太理解这有什么难的,不就是研究大脑的认知吗?这有什么神奇的?我们当时就是通过问那个1000Hz的声音是否真的存在,把这个神奇性凸显了一下。二阶控制论是不承认那个声音的客观存在的,原因可以通过下面这段对话来理解:
那是谁在说那个1000Hz的滴滴声是客观存在的呢?
我说的。
这个人自己的感知系统的工作原理是什么样的?
应该和猫的差不多吧。
如果他的感知系统的原理和猫的是一样的,那么他能听到这个滴滴声是不是因为他的大脑已经完成了相关的训练,所以可以听到这个声音呢?
应该是的。当然这个训练也包括了生物进化的整个过程,不仅仅是后天的大脑的学习过程。
如果我们把所有的观察者,包括科学家本身都放到被研究的内容中时,还会确信有客观的声音存在吗?
这样就很难确认了。
很多人觉得上面的讨论很难进入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很容易从“客观存在”跳到“客观不存在”的结论上去。而如果说那个声音“客观不存在”,完全是主观创造的,又给人一种很荒谬的感觉。其实我们这里并不是要建立“客观不存在”的结论,而只是要破除“客观存在”的错觉。
美国-扶风:依然对“客观”有一个具象的期许。
北京-坤山:可能有些很聪明的人,早就知道主客观是依存的,所以看这个实验的时候一下子就得出了这个结论。
宁波—珊瑚:来说一说我与猫相同的一个经历。以前我对车一无所知。在买车的过程中对车有所了解,所以我现在对车各种关注。看人拿车钥匙,我一定会看是什么车。我是不是和那只听1000Hz的猫一样呢?
北京-坤山:呵呵,应该是类似的过程。对于这种人来说,这个客观存在的问题没有能触及到他的“盲点”。也许对于他们更合适的问题是“谁在说主客观是依存的这句话?说这句话的时候的主体在哪里?客体在哪里?”。二阶控制论认为我们看到世界其实是一个反馈环路的计算结果。这个说法很工程,可能有些人有些反感。大家克服一下吧,毕竟是科学的理论。
构成这个反馈环路的既有我们的感官(大脑)也有外面的世界。只不过外面的世界的真相我们其实不得而知,我们能看到的不过是生物体和世界共同创造的一个影像。
16 小时前 上传
下载附件 (41.89 KB)



我们当时没有问的一个问题是:生物体和世界是独立的两个东西吗?
金华--默:进入一个死循环?
北京-坤山:死不死要看自己了。
第四次的讨论我们引入了“小东”和“小西”的一个对话,主要的话题也适合围绕着客观世界的真实性展开的。
客观世界的真实性其实是科学的前提假设之一,但是科学发展到今天,这个假设已经开始漏洞百出了。这个假设的来源是人们的直接体验,因为从日常感觉上,就是好像有一个客观世界真实存在一样。所以要通过科学方法破除这个错觉,需要比较多方面的素材。
我们后面的几次讨论依次介绍了神经网络,控制论,混沌和分形的内容。后面还需要再深入一些物理学的成果,然后我们才会回来重新审视这个问题。
控制论为我们提供一个系统分析的工具,吸引子,涌现,自组织这些概念对于理解复杂系统的行为非常有帮助。大脑的认知行为,社会系统的贫富分化,乃至于各种物质和生物的形成都可以用吸引子,自组织和涌现的概念给予解释。这很类似于佛教所说的缘起性空和道家的无中生有的说法。不过在我们陶醉于终于明白了物质世界和自身的规律之前,我们需要把视线转向思维本身。这样的“反观“让我们所谓的真理和规律变得有些苍白。
通过控制论研究思维,发现思想本身就是一些吸引子式的东西,是大脑神经元网络的涌现现象。而这些固定的吸引子,无论多么高明显然都是无法描述那个可以产生无穷无尽的吸引子的东西的。
浅浅:有个东西在生吸引子。
北京-坤山:加拿大的病病对道德经中“道可道非常道”的解释,就是道是可以说出来的,但是不是一般人说的道。混沌的讨论,我们用了两次的时间。数学成为了一个主要的障碍。不过最终,大家好像还是突破了这个障碍,明白了混沌的科学定义。混沌是反馈系统的一种自然行为,往往出现在系统内部具有高增益和高抑制的情况下。一旦系统进入混沌状态,会表现出很强的敏感性和不可预测性。对于一个外界观察者来说,系统的行为也变得很“随机”。虽然系统的内部的机制可能是非常简单直接的一个重入机制。
混沌的一个通俗的名字就是“蝴蝶效应”。有一部美国电影就是演这个东西的。主人公获得了一种穿越时间的能力,为了解决一个问题,他穿越到以前,试图改变历史。但是无论他怎么改变,结果和他想要的不一样。所以说一个混沌系统是很难从外部去控制的。这也是为什么宏观经济政策非常难把握的原因。社会经济也体现出混沌系统的特点,往往很多政策的结果和初衷都是大相径庭的。不过混沌理论却暗合东方修炼的理论。
如同我们在前面讨论的,戒定慧都可以在混沌理论中找到一些共鸣。一种从混沌理论的角度理解”无为无不为“的思路也许是这样的:通过减少一些思维定式(吸引子)对于能量的消耗,使得系统自然而然的进入混沌的状态,从而获得无不为的能力。
不过理论和实践总是有区别的。明白了混沌理论,并不代表自己就能进入比较混沌的状态。这个还是要真修实练才好。
在第八次讨论中,我们研究了分形。我没想到大家对于分形的反应还是比较强烈的。可能是那个“曼德勃罗集”比较有震撼力吧。看来人主要可能还是一个“视觉动物”,看到的东西会更有说服力一些。
我们在分形的讨论中,看到一个简单的迭代公式(重入模型)可以产生异常复杂而美丽的图案。而且自然界中也不乏分形的结构。这的确让我们开始对二阶控制论的模型增加了一点儿信心。
我们来回顾一下第二次讨论时针对二阶控制论提出的几个问题。
如此简单的一个反馈环路如何产生这么复杂的缤纷多彩的世界体验?
这个从混沌和分形,我们看到了简单产生复杂的可能性。
如果一个生物体是这样的一个反馈环路,那么他感知到世界中的其他的生物体和他又是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我们还没有回答,希望学习了物理学的一些知识后,我们再重新审视这个问题。
如果这个生物体消亡了,世界也跟着消亡吗?
这个问题和上一个问题其实是类似的。
一个机器人是否也能模仿这个过程而成为一个真正的生物体?
这个问题,其实我们已经可以探讨一下了。
这涉及到生物的本质是什么?
就如同凯文凯利在失控中描述的,他去拜访一个机器人公司,看到一台可以检查自己的电量,一旦电量不足,就自己找插座充电的机器人。当这台机器人快没电的时候,他挡住了这个机器人去充电的路。他说他当时能明显感觉到这个机器人要去充电的冲动。在我们研究了视觉,思维的机制后,看了控制论的吸引子和自组织的理论,凯利在《失控》和《科技要什么》中的预言看起来就没有那么不靠谱了。如果机器可以学习和复制自己,那么就可以看作是生物了,不过这种生物是从人的制造开始的。生物和非生物的界线本来就是人自己定义的。如同我们在分形的讨论最后看到的这张图一样:
16 小时前 上传
下载附件 (111.86 KB)



“生物”可能在任何足够复杂的系统中涌现出来。
我要回顾的内容就是这些了,大家讨论一下。
美国-扶风:大到宇宙与暗物质,小到脑细胞,都是这张图。涌现,无处不在。
李海榕:这些内容足够瓦解我们的常识了。
宁波—珊瑚:怎么感觉说得正精彩的地方,不肯说下去了。所以说事在人为吗?
北京-坤山:呵呵,还没到大结局嘛。
李海榕:瓦解我们日常感官世界了。
北京-坤山:开个玩笑了,其实结论不是很重要了。
美国-扶风:我想不明白,分形与涌现,如果遍布于一切的话,那我们,指人,是什么。身体里的器官,不过是细胞的涌现。生活的地球,也不过矿物质的涌现。谁是设计者。
李海榕:听完分形那一课,感觉我被瓦解了。
美国-扶风:人在设计环节中,算一个什么东东。听完分形,都不是人了。
李海榕:没有设计者。
北京-坤山:呵呵,没有这么严重吧。
山西-阳光之旅:类似人的机器人这是有可能的吧?
北京-坤山:是的,阳光。
李海榕:上帝造人?
北京-坤山:这里我们可能要重新看一下状态空间的概念,会有所帮助。状态空间是一个系统所处的所有状态的集合。
山西-阳光之旅:感觉科学技术发展到现在一切都有可能只要人类还存在?
北京-坤山:这里比较重要的一个概念就是,每个状态都是全部的系统。也可以说每个吸引子都是全部系统。是“相”和“体”的关系。
山西-阳光之旅:是“相”和“体”的关系?有疑问?
深圳-何尘光:是系统呈现的像?像是状态?
豆子:吸引子呈现某种系统状态的相。吸引子是体,系统状态是相?
深圳-何尘光:系统呢?
北京-坤山:这样说吧。如果我们把曼德勃罗集的那个公式理解为体,那么所有的图案,以及图案上的每一个点都是这个体的相。这个不好理解。因为没有破时空的相。
豆子:那系统是体,状态是相?
北京-坤山:是的,豆子。我们后面讨论物理学就是希望能破掉一些时空的相。
山西-阳光之旅:盲点?吸引子也是能量发射返回的时间速度的空间范围的状态相,体这么也是了。
北京-坤山:再举个例子吧。大家知道量子纠缠的例子吗?
豆子:忘记了。
北京-坤山:这个好像是1982年的一个实验,即把两个具有量子纠缠态的电子分开来。无论两个电子分开的有多远,一个电子的变化,会马上反应到另外一个电子上去。这个完全不符合相对论的有限光速的理论。根据相对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超过光速运行,所以一个电子的状态是不可能马上体现在另外一个电子上的。但是实验证明就是可以的,当时也引起很大的轰动。后来有人通过钻石在比较宏观的层面上,也验证了这个现象。
山西-阳光之旅:这是不是存在电子的特殊性。
北京-坤山:好像有一个著名的物理学家给出了一个解释。即我们看到的世界,其实类似于一个虚拟现实的投影。所有现象都来源于一个”东西“,所以一个地方的现象,有时候会直接反应到另外一个地方。像这样的理论把时空概念都打破了。
深圳-何尘光:如何会产生量子纠缠态呢?
山西-阳光之旅:反其道而行之。
豆子:现实世界是意识的分形?
宁波—珊瑚:行有不得,反求诸已?
北京-坤山:量子纠缠是一种微观粒子的自然现象。刚才说这些是试图回答扶风老师的问题。
深圳-何尘光:阴阳一体。
北京-坤山:量子纠缠好像和“薛定谔的猫”也有一些关系。
美国-扶风:量子纠缠或就是一生二?一有俱有的相待有。
山西-阳光之旅:不明白。
北京-坤山:这些我们后面讨论量子力学的不确定性原理的时候会再试图理解一下。
深圳-何尘光:共生。
北京-坤山:这个也是《时间简史》的一章,大家有空看看吧。好像是第四章。
美国-扶风:我今天看的是第二章,时间与空间。囫囵吞枣地,明白有一种变形不过是维度不同后的投影。时间与空间只是任意维度定位后的一组互相依附的互为表现。
北京-坤山:看时间简史也不是真的希望大家都完全理解物理学前沿的内容。
美国-扶风:上一课的分形,很形象地说出了介子纳须弥,这一课的时间与空间,不知怎样与东概念相对应。
山西-阳光之旅:时间与空间是时空共存下。
北京-坤山:只不过希望能了解一下前沿的内容,主要看看和自己的常识有哪些是冲突的。而且物理学前沿的内容也不一定都是对的,完全理解意义不大。霍金这本书比较好,就是因为他把每个理论的意义说的很明白。比如牛顿定律到底打破了哪些固有的错觉,相对论打破了哪些,等等。
豆子:量子纠缠给我们。
北京-坤山:真入静了才能量子纠缠,否则都是在和自己的烦恼纠缠了。
山西-阳光之旅:今天看了本书关于射出去的箭,是静还是动?箭行走的时间段和间隔的空间是在变换中还是静止中。
豆子:飞矢不动?
深圳-何尘光:我与我看到的现象世界是不是量子纠缠态?
北京-坤山:我感觉是的。
宁波—珊瑚:这个我们以前和扶风老师讨论过。
山西-阳光之旅:这与时间和空间是有很大联系的。
北京-坤山:是的。
豆子:那得看观察者在箭外还是箭内。
山西-阳光之旅:这里也加入了广义相对论的概念。
北京-坤山:牛顿力学,狭义相对论,广义相对论,还有量子力学都和这些基本概念和假设有关系。
宁波—珊瑚:是不是学了这些,会和生活背道而驰呢?因为太理性了。会太冷静呀。
北京-坤山:别抓着不放就不会。
山西-阳光之旅:这就不能用眼睛看到的直观描述了吧。
北京-坤山:东辕西辙,还是希望能回到东边儿的。
山西-阳光之旅:东边了对的,东边了理性的西边了执着的。
美国-扶风:对,我看什么都想拉回来东边。
北京-坤山:今天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就讨论到这里吧。

--------------------------------------------------------------------
喜欢读书的朋友欢迎加入读书群,每月一书,单月隽永经典,双月心灵小书。由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中山大学佛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美国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指导老师,【时照道德文化推广】总策划吴穗琼(扶风)老师指导。读书开慧,明心开智,欢迎加入读书QQ群:125496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