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20140519读书《妙法莲华经》-10

来源:李小姐 发布时间:2014-7-2 10:06:03

觉、爸爸、儿子、见


北京-坤山:觉和觉的结果是什么关系?
豆子:爸爸和儿子。
无念行:因果关系。
豆子:密密意。
北京-坤山:那爸爸的爸爸是谁?
广州-旺旺:冰与水。
豆子:还是爸爸。
无念行:爸爸的爸爸是爷爷。
厦门-易一:闻佛有密密意,真非密密意,只是见性成佛。
无念行:级别很重要。
豆子:爷爷是爸爸的爸爸。
北京-坤山:觉有爸爸吗?
豆子:没见过觉,怎么知道他有没有爸爸。
北京-坤山:满眼都是。
无念行:爸爸有觉。
豆子:满眼都是觉的儿子,就是不见觉。
无念行:是的,神龙见首不见尾。
豆子:我要把觉找出来。
无念行:wú 无 mínɡ 名 tiān 天 dì 地 zhī 之 shǐ 始; yǒu 有 mínɡ 名 wàn 万 wù 物 zhī 之 mǔ 母。
豆子:儿子们,来点提示,爸爸呢?
北京-坤山:豆子,怎么知道满眼都是觉的儿子的?
豆子:见见之时,见非是见,佛说的。
北京-坤山:怎么知道是觉的儿子,而不是其他东西的儿子?
豆子:所见的都是那个能见的在见,离开了见就没有这些东西,但这些东西又不是那个见本身,我找那个见,找到却从来只是见的内容物。
北京-坤山:即然是能觉,当然不能被觉到了,否则不是变成所觉了?
时照:那“见”本身呢。
上海-常愧:那是上帝。
豆子:嗯,这就是我一直要见的,见本身呢?
北京-坤山:你想找个见本身出来放在眼前看吗?
时照:既然离开见一切不在,你找啥呢?
豆子:这样就结束了吗?为啥我还不满意呢?
自性自觉:不离当处常湛然,觅即知君不可见。
时照:因为你“见”而不见,活在见的理论里。
豆子:是。
广州-旺旺:不满意,是因为这些只是理论上的见,不是自己实际体会到的见本身。
豆子:是啊。
广州-旺旺:虽然见到的,都是知,但却是一条达到见本身的路,慢慢从中体会到"知"的分别,从而穿透知,达到觉。
豆子:嗯。
北京-坤山:这也是闭黑关的一个好处,啥也看不见的时候可以好好体会一下这个离一切相的本觉。
时照:虽然见到的都是知~~这话好矛盾。
美国-扶风:这楼爬得好开心呀。每天上来先爬楼,呵呵,今天这捏一把又活了一把。公案呀公案。我觉得豆子收拾倒颠要比照师到位。看这些活公案,比看讲经要活泼生动多了。真能跟着言语进入,倒是时时抖落。
上海-常愧:被公案中。

之间


美国-扶风:学佛学佛,就是学一个“之间”,开始的时候找到这个“之间”,中段进入这个“之间”,后期令反客为主令不失。看活言语,识得者时时处处扣落自己的之间。
上海-常愧:什么的之间。
美国-扶风:听讲经,容易被连片地带着,道理很好,却忘记了之间。什么什么的之间,一切的之间。儿子与儿子的之间,都是老子。不把注意力放儿子那了,儿子用过处,就是老子。楞严经说的客尘,就是我们只能“看”到儿子,那些空气中飞舞的尘,对尘后的虚空,却视而不见。
时照:扶风老师今天的话超级正确,过瘾。
上海-常愧:听起来有点累,也许是业障吧。
美国-扶风:反客为主,本来虚空才是主人的,虚空不动我们的见无事可做,有丁点儿尘埃飞过,“见”有得把抓了,便把尘埃盯着,久久便以为满世界只是尘埃,而更不知有虚空了。
上海-常愧:我就是这样的。
美国-扶风:现在要说个修行,就是打习惯盯着尘埃的见,从一个一个尘埃下落下来,先看到尘埃与尘埃之间。即第一步从满眼尘埃,见到一个尘埃与一个尘埃,并确信尘埃与尘埃之间是有空间的。第二步就是多把注意力从尘埃上,转移到它们的之间上。
第三步,呵呵,一个转身,站在“之间”那本来的虚空里,尘埃只是客尘,不再做主,不再阻碍,就是。
上海-常愧:多留白?
美国-扶风:对,之间就是留白。放空。


上海-常愧:有时候根本停不下来,每天99百分之在尘埃。
时照:根本不懂什么是停。
美国-扶风:停不下来在具体操作上有两点,一是理论上明白自己要做什么,二是在身体气脉上让调停。
上海-常愧:那是句广告词。
美国-扶风:照师说不懂停,是你总想盯着尘埃,把它盯停。
上海-常愧:理论上整天在追寻财色名食睡,然后很累,气脉当然也就很差了,可是那些东西真的有诱惑力。
美国-扶风:认为把尘埃盯停就是做功夫的,哪怕你用超能胶把它粘死了,嘻嘻,也不是停。只是尘不动,是空相。非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上海-常愧:我很难不跟着跑。
美国-扶风:法华讲的一乘佛法,就是这里。那些声闻阿罗汉的,以为把尘盯停了,得涅槃就是了,佛在法华大会上,就是专们拨这种用超能胶把事相粘停的贫子。
重庆-一天:好通俗易懂。
美国-扶风:跟着跑佛教术语的讲法是定力不足。用我们道家的直白话就是,你身体的气脉气息粗,不能在精细层面止息,从而解释不了。
上海-常愧:那如何增强,很想学。
美国-扶风:不要再学了,你学得够多了,是太多。
上海-常愧:很想增强定力。
美国-扶风:所谓的智慧,就是一种解释能力。你越是精细,对信息的解读也越精细。不用想,如晨曦般,去做就是。每天打坐,不为什么地坐。坚持,这是磨针的功夫,需要时间去打磨。常愧别再在理论里面跑了,这些年你学得足够多了。
上海-常愧:还想跟风师学楞伽经呢。
美国-扶风:每一门理论都是叶子,是很漂亮也各各不一,但作用都是要你顺着叶子找到根的。总在叶子上跑来跑去,把玩完每一片叶子,你还是找不到根呀。就一片就够了。
我的讲经,是给还在外面玩,不肯来看看佛陀大树的人看的,你都玩那么些年叶子了,就别再玩了,找根去吧。你要听话,就怎么也不学,天天拿出时间打坐,每天半小时、一小时,坐它三个月再来开口说话。
重庆-一天:扶风老师讲讲怎么打坐好吧?
美国-扶风:一天在重庆没听照师的课吗?
重庆-一天:我刚进群不久,没见着照师呢。
美国-扶风:那你争取看能不能去听课,照师现在重庆每月一讲。
重庆-一天:我以前是问过,照师可能感觉我慧根不够。
美国-扶风:有心学的与他联系。不是你慧根不够,是你心不纯吧。
重庆-一天:看从哪个方面讲,我的状态在找寻。
美国-扶风:或者比喻为,看到一个有钱人,你就问他:我的钱怎么没你多。这要他怎么回答你?
重庆-一天:这个到不是我。我想要明白我在这世上的意义,或者说我的使命。每天上来看扶风老师的课,收获很多,让我慢慢消化也好。
美国-扶风:你不是从自己的状态出发,只是盯着果来问。亲,教一个人很累的,带一个人真的非常耗精气神。放在世间上, 问有钱人怎么赚钱还有些尊重,这佛教呀,倒成了你开悟啦?那你说说显摆一下我看对不对。不说的时候,多是问者只想拿来比较。若真心被卡住了而求问,师一定 会点出的。自己不用心沉下去,只是在叶子与叶子间比较,那师说再多,也是废话。
重庆-一天:不知道说什么,看看这些很能清理自己,或者是需要清理好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美国-扶风:一天这一句说得好。
重庆-一天:谢谢扶风老师。
上海-常愧:打坐去了。
美国-扶风:常愧,坚持唷。不为什么坐,只是坐,让气脉自消停。如一只被倒空了的布袋般,让身体被掏空了似的,沉下去。
湖北--晨曦:我在值班室坐在床上打坐被小同事拍了照,后来我一看,弓腰驼背的看着好萎靡。
郑州-极光:使命很好吗?
山西-阳光之旅:自己感觉不到很正常,发现问题改正就更正常。
美国-扶风:晨曦先别太管弓腰驼背,那是气不足。
重庆-一天:无所谓好或者不好,来人世间走一遭,总会有所为。
湖北--晨曦:来人世的目的就是体验生命的感觉吧。只管做,是这意思吗?扶风老师。
美国-扶风:你先这样坐,有机会抓着照师,问归元掌、掌心通什么的,再不行跑跑步,把身体练强些,气足了再教你如何自然坐直。现在不急。你在网上查一查七支坐,坐前按那过程走一遍,不要太着意,一段时间后会调整的。
湖北--晨曦:哦,最近经常锻炼,健步走,坚持一月左右了。

妙法莲华经法师品第十


美国-扶风:好了,拉了一小时家常了,讲一品法华吧。这一品读来很兴奋人心的。
妙法莲华经法师品第十
大家一起来读诵一遍吧,非常殊胜的。
【尔时世尊因药王菩萨、告八万大士:‘药王,汝见是大众中,无量诸天、龙王、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 罗、摩侯罗伽、人与非人、及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求声闻者,求辟支佛者,求佛道者,如是等类,咸于佛前、闻妙法华经一偈一句、乃至一念随喜者, 我皆与授记,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佛告药王:‘又如来灭度之后,若有人闻妙法华经、乃至一偈一句,一念随喜者,我亦与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若复 有人、受持、读诵、解说、书写妙法华经,乃至一偈,于此经卷,敬视如佛,种种供养,华、香、璎珞、末香、涂香、烧香,缯盖、幢幡,衣服、伎乐,乃至合掌恭 敬。药王,当知是诸人等、已曾供养十万亿佛,于诸佛所、成就大愿,愍众生故,生此人间。’】
大众中,闻妙法华经一偈一句,我皆与授记!若有人闻妙法华经,一念随喜者,我亦与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
亲,大声地再读一遍吧。打开语音,跟着我读。
那些名相见旁读旁吧,把佛陀对你的授记读出来。
【药王,若有人问,何等众生,于未来世、当得作佛。应示、是诸人等,于未来世、必得作佛。何以故。若善男子、善女 人,于法华经、乃至一句,受持、读诵、解说、书写,种种供养经卷,华、香、璎珞,末香、涂香、烧香,缯盖、幢幡,衣服、伎乐,合掌恭敬,是人、一切世间所 应瞻奉,应以如来供养而供养之。当知此人是大菩萨,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哀愍众生,愿生此间,广演分别妙法华经。何况尽能受持、种种供养者?’】
【药王,当知是人、自舍清净业报,于我灭度后,愍众生故,生于恶世,广演此经。若是善男子、善女人,我灭度后,能窃为一人说法华经、乃至一句,当知是人、则如来使,如来所遣、行如来事。何况于大众中、广为人说?’】
能见这些文字,能闻这些文字的,亲,您是如来使,是如来所遣的。
对,说的就是你,佛说了,你读到了这一句,你就是佛陀派来的。对,说的就是你。
【‘药王,若有恶人,以不善心,于一劫中、现于佛前,常毁骂佛,其罪尚轻,若人以一恶言、毁呰在家出家读诵法华经者,其罪甚重。’
‘药王,其有读诵法华经者,当知是人、以佛庄严而自庄严,则为如来肩所荷担。其所至方,应随向礼,一心合掌,恭敬、供养,尊重、赞叹,华、香、璎珞,末 香、涂香、烧香,缯盖、幢幡,衣服、肴馔,作诸伎乐,人中上供、而供养之,应持天宝、而以散之,天上宝聚,应以奉献。所以者何。是人欢喜说法,须臾闻之, 即得究竟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
【是人欢喜说法,须臾闻之,即得究竟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
看看,佛也跟我们上课前说的之间一样,就是须臾之间的事情。
在须臾的之间,在尘埃与尘埃的之间,那就是。
在事相与事相的留白处,就是。
在父母生你前,就是。
在父母末生前,就是。
在佛号与佛号之间,就是。
在念之头前,就是。
在念过后落处,就是。
把理论连成片了,再漂亮也不是。
从任一理论上扒开意识的空档,沉下去就是。
相信佛陀在法华圣会上说的一乘佛法,别无有二,直下承当去。
【尔时佛复告药王菩萨摩诃萨:‘我所说经典、无量千万亿,已说、今说、当说,而于其中,此法华经、最为难信难解。药王,此经是诸佛秘要之藏,不可分布、妄授与人,诸佛世尊之所守护,从昔已来,未曾显说。而此经者,如来现在,犹多怨嫉,况灭度后?’
‘药王,当知如来灭后,其能书、持、读、诵、供养、为他人说者,如来则为以衣覆之,又为他方现在诸佛之所护念。是人有大信力,及志愿力、诸善根力,当知是人、与如来共宿,则为如来手摩其头。’】
如来现在,犹多怨嫉,这经如来亲口讲出来时,还有很多人不能接受,何况灭度后的今天。有阻力是正常的。现在大家“能书、持、读、诵、供养、为他人说者”如来以他的法衣盖着你呢。如来在摩你的头呢。亲,美吧!你就是。
最后讲一讲如来座,让大家都坐上如来座呀。
【‘药王,若有菩萨闻是法华经,惊疑、怖畏,当知是为新发意菩萨,若声闻人闻是经,惊疑、怖畏,当知是为增上慢 者。药王,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如来灭后,欲为四众说是法华经者,云何应说。是善男子、善女人,入如来室,著如来衣,坐如来座,尔乃应为四众广说斯经。如 来室者,一切众生中、大慈悲心是,如来衣者,柔和忍辱心是,如来座者,一切法空是,安住是中,然后以不懈怠心,为诸菩萨及四众、广说是法华经。’】
入如来室,著如来衣,坐如来座。
如来室:一切众生中、大慈悲心是,
如来衣:柔和忍辱心是,
如来座:一切法空是,
生起一念慈悲,您就在如来室了。因慈悲,因同体的一念柔和,您便是著如来衣了。心无所住,随缘应事过后不留,以此念念不粘做万事,便是如来座上宾!
下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