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20140415读书《佛教的见地与修道》-05

来源:李小姐 发布时间:2014-7-2 3:04:11
SF-扶风:继续学习宗萨钦则仁波切的《佛教的见地与修道》,
http://read.goodweb.cn/news/news_more.asp?lm2=1478文本可以在这里预览。
【第五节 四圣谛
“四圣谛”可视为谛观空性的另一种方法,它是佛陀成佛之后,在印度鹿野苑初转*轮时所给予的教授,对四圣谛已经有 许多很好的论著。因此,本节所探讨的,就局限于从空性的观点来看四圣谛。四圣谛中的第一圣谛是苦的真理,佛陀说:“知道痛苦。”例如有个人头痛,在他找寻 治疗的方法之前,他必须先知道自己正受着痛苦才行。有人可能会认为,每个人受苦的时候都会知道自己受苦——一般来说,这种说法可能是对的。】
空性、轮回、苦,业力等等这些,都是佛教基础名词。宗萨此书,把佛教殿堂的奠基概念,逐个理清。很多佛教徒,只是以自己的认知,自己的认为,一头扎进所谓的修行里。航向错误时,任何努力都是远离目标的用功。“四圣谛”是苦、集、灭、道。
31683:这样会苦吗?
SF-扶风:老何这个问题问得好,这正是苦。“苦”的概念,在佛教里有一个很精微的定义。对于现代科技头脑武装的人,应该是很好玩的。粗显的相对现象层面上,苦是我们说的爱别离、老病死、求不得等八苦。这只是苦相,那些让人们感受到不快乐的事情。
31683:确实好玩,有所谓的,苦不知苦呢。
SF-扶风:这在中国佛教界的坊间流传得非常广泛。但事实是,这只是两种见地里显 现的一种粗浅的表达。佛教的“苦”,在本质真理的意义上,是一种如现代物理或现代分子生物学上的结构意义里的“苦”。这个“苦”,除上面的八苦外,之个绝 对真理意义层面的苦,叫“三苦”:受苦、行苦、苦苦。第一个也叫坏苦吧。
这三个苦,是从根上解释了人类行为的特色。坏苦,是因为空性,一切都是缘起的聚合,没有一个固定不变的相,能随着时间的变异诸缘各行各散而能粘聚不散的。 因为这个是世界的特色,所以一切都是变的,变是正常态。而人心总想抓住、抓实、抓牢,我的房子,我的车子,我的票子,我的孩子,我的圈子,我的身子。。。 而一切一切,必将变化。成往坏空是必定的。只要有缘聚一定有缘散。很多人不接受这个观点,这也是可以理解的。看你的眼光投射到哪里,只是那攀高的时间段 里,当然感受到快乐。但佛教的苦观,核心概念不是八苦那些感觉器官感受到的好与坏,是指现象界结构性的物质。
行苦,即一切是变动的,不能脱离时间束缚的人在此间,只能感受到流逝、失去的撕裂。
三苦是苦苦、坏苦,行苦呀,苦苦是指本身是不舒服的感受,如八苦,坏苦是看着好的远去了变坏了的时候感觉到的不舒服。行苦是根源上的,由结构导致的感觉世界的必然规律。
【然而,佛陀不只关心那些明显的、切身的、容易认出来的痛苦,他对痛苦的定义又还包括了我们长期的不安定性—— “人无我”以及“法无我”——这些我们平常都没有觉察到,而它们也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展现出来。佛教中所谓的痛苦,就是不明白事物真正的本性而去做、体验和 拥有这些事物的过程。】
行苦的定义,是因为没有认清空性下事物缘起聚集的本性,而错误地“体验、拥有这些事物的过程”。从宗萨的这个表述里,我们很清楚,所谓的离苦得乐,并没有 一个具体的让你再到哪里去,让你变得怎么样,等等现象上的改变。佛教修行追求的离苦得乐,只是在认识上转变。把从一切所实的幻想里转变回接受、享受一切皆 因缘而变的灵动中。并在灵动中彰显作为生命的有自主意识的生命体的最大能动性。在这个意义上说,佛教是非常积极的。
【知道自我是不稳定、没有本质、它本身就是痛苦,是了解四圣谛中第一圣谛的第一步。四圣谛的意思不是像许多人所想的:“生命是痛苦”,四圣谛是说:“知道痛苦”。】
【第三圣谛是灭谛,即痛苦的止息。灭谛并不是说我们具有天生的痛苦,然后用一些方法或依法修行,使这痛苦停止。第三圣谛是:我们的痛苦并非真实存在。】
四圣谛:苦、集、灭、道,讲完苦,先说灭,再说集。集是原因,宗萨的话说得非常到位的,只是一般佛教徒很难听进去。
【假如痛苦真正存在于你之内,那么你就永远无法除去它,因为它是你天生的一部分,任何停止痛苦的企图都没有意义, 你只能去掉非本质的暂时性污染。不论头痛还是忧虑,都不是你。因此,佛陀教导的第三圣谛就是:病不是你,你也不是病。明白这点之后,治疗时,首先坚信痛苦 并非自己本性的一部分,然后借由某些方法除掉痛苦。】
很多苦行,各种这戒那戒,不是要你对身体下手,只是让你心不要粘着在上面。金钱戒不是让你不要接触纸币,只是让你离开对金钱的向往与依赖。不过这个“行苦”要展开讲,又是一大段科学新发明的了。噢,只能说是发现,不能叫发明。
行苦在现象学,在生物学,在心理学上,应该是最高的理论了。相信假以时日,这些学科的前延研究,一定会指归这里。
坤山:没完全理解行苦的概念。
SF-扶风:不是没理解,是没有想过往这方面去理解。
坤山:是说的在不了解真相的情况下的一种追求乐,逃避苦的行为吗?
SF-扶风:不是,还不是这个意思,这是行苦的一种显现。关键是佛教行苦概念,指出的背后的结构性规律。如果不用“苦”字,可能会更好理解。
坤山:那好像是小我的一种本有的自我保护的机制?
SF-扶风:它不是简单意义的“苦”难受、不开心、不快乐,它不是指这些,应试是更深一层,小我的保护机制是上面的坏苦吧。苦苦、坏苦、行苦,这三个定义,非常深远的。
坤山:我理解坏苦是小我要毁灭的时候受的苦?从时间上看,行苦是坏苦的因?
SF-扶风:或说是小我在变异发生时感受的分离之苦。对,如坏苦是苦苦的因,行苦 就是坏苦的因。佛教的概念,真的非常佛大呀,虽说它裹脚布超多,但你只要抓着这些根本的东西,来到二十一世纪,也不得不臣伏于它。需要道教在证悟及起用 上,比佛教更加直接了当,但在义理的建构上,的确不如印度这个思辩发达的民族。
坤山:那么行苦其实就是那个根本的无明。以为有个独立的我存在。
SF-扶风:对,我更欣赏的是,行苦里指出的人这种物体于真如存在界的结构性特点。
坤山:所以行苦应该是思想层面的东西?
SF-扶风:苦苦、坏苦、 行苦。也有译成“感受本苦”的,意识运作层面吧。
坤山:万物都可以说是意识了,好像这个制造痛苦的我是存在于想的层面的。否则灭苦岂不是要把世界也一起灭了?
SF-扶风:对对,是这个意思。不是灭掉这一切,这是意识或说思想层面上,对这个东西有个正确认识。
长春-希夷:行苦和离苦得乐,是都要经历的过程么?
SF-扶风:不再执着于现象界的缘聚。不是过程,佛教指出的是现象的原因。
坤山:嗯,感觉这个的确是很深刻的认识。
SF-扶风:对对,非常深刻的。不要在这里滑过去,抓住,理解透彻了,方向一定很精准,这时的修行,一修就行!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坤山:就好像我在这里打字,如果思想上有个我的概念,那么三苦就是不可避免的,如果思想上认识到没有独立于万物的真实的我存在,那么三苦也就变成虚幻的了。
SF-扶风:我个人更体会到佛教的这些义理,不止要人脱离虚幻,更是要你明白真如后,把生命体活得更好。
坤山:嗯,先破后立。
SF-扶风:看看华严世界,还有很多佛 经里的不可思仪,都是说脱离了无明粘着的世界,有多广大。那些我们当神话看的经典部分,就是描述着不粘着不执着而顺应缘起后,一切唯心所造,你的心打造你的世界。多么精彩呀!生命要活出这个样子,才叫值!
坤山: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根据华严经的境界,老老实实把眼前的小事儿做好也是值的。毕竟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SF-扶风:呵呵,小事儿的小去掉后,事儿就是你做什么,就是什么。
坤山:是的,大即是小,小即是大。
SF-扶风:这一节宗萨讲得很好的,大家认真看看文本,当下全体现。
坤山:呵呵,估计小的做到极致,也就通大了。
SF-扶风:
【第二圣谛是集谛,即痛苦的成因,这个教法对于停止制造病因非常有用。这当然是预防胜于治疗。基本上,痛苦分为三种:行苦、苦苦和坏苦。
痛苦起于我们不明白自己的本性是没有痛苦的,这种无明以及它所引起与实相的分裂,造成“行苦”。许多时候,我们甚至没有注意到行苦,因为我们只专注于另外两种苦,包括追求看起来像是快乐的痛苦。】
【恶行引发这一切痛苦,启动了纠缠我们的业力链反应。所谓“恶行”,就是基本目的在于捕捉实存的任何行为。这种行为加强二元对立,使我们离开自性愈来愈远,造成更多的痛苦,所以是恶行。这与传统上所说的道德没有什么关系。】
坤山:或者像孔子一样守中庸之道,做个彻底的凡人也蛮好。
SF-扶风:“基本目的在于捕捉实存的任何行为”都是恶行。同理,所有让弟子把念想放在某个实存感上的教派,都是邪教。这个与道德、价值没有什么关系。在这个意义上说,净空法师是邪教。也即佛陀当年在世时说的:外道。
【第四圣谛是道的真理,是佛陀所开的处方,它能让我们疾病消失。首先,你必须舍弃造成生病的原因,仔细想想这不是 什么大不了的事,因为你所舍弃的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东西。你所舍弃的主要是无知的期望,期望那些本性是只能带给你痛苦的东西能多少带来一些快乐。避免制造头 痛的第一步,就是不要再用头去撞墙——这就是“出离”;在那之后,有许多药方帮你除去剩下的头痛。后面各章会讨论药方的细节。】
【不要再用头去撞墙——这就是“出离”】
谢谢坤山兄把话题引入更细致的讨论。
坤山:谢谢扶风老师,这次真的明白四谛原来这么深刻了。
31683:虽然不能理解,但是对苦的解析,慢慢才能品味。
忘机:苦,就是让你知道自己站在那里,从而知道,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木宝宝:了解了苦,才能灭苦。
忘机:是,所以,要细致的观察自己。佛法,是方法,观察自己和世界的方法。
木宝宝:细说有六道别别之苦。
SF-扶风:上面两位,都陷入了不同的误区,木宝宝是还不想放掉原来抓住的诸多细 微概念。如果真理解了今天所讲的课,抓大放小,不要再在这些枝节的概念上纠缠了。让自己转身转个透,完全放下对现象的粘着后,再来缘起看这些枝节,会非常 精彩与轻松的。不要去解释,不要去追究,看照师骂人,只要你想依点啥,抓点啥的,好都不客气。就是要这样,先趴光。
木宝宝:我们都以为自己很快乐,不苦,这就是真相。
SF-扶风:忘机的问题倒是进了一步,却也太把做当做。把这做的心也放掉,理很对了,但不要再提着,落实到用中,把理消融到生活日用中,除了生活日用,再没有理。
忘机:谢谢扶风老师,说的很对。
SF-扶风:今天就讲到这里,下课。



--------------------------------------------------------------------
喜欢读书的朋友欢迎加入读 书群,每月一书,单月隽永经典,双月心灵小书。由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中山大学佛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美国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指导老师,【时照道德文化推 广】总策划吴穗琼(扶风)老师指导。读书开慧,明心开智,欢迎加入读书QQ群:125496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