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20140413读书《佛教的见地与修道》-03

来源:李小姐 发布时间:2014-7-2 2:58:05
SF-扶风:本月读书宗萨的《佛教的见地与修道》,第一章 第三节 自我及自我的见地是错误的概念。
【就像车子一样,“自我”是对于一个或多个连续现象所做的识别标示。一般来说,佛教认为众生是由称为五蕴的五组连 续现象所组成。五蕴分别是:一、色蕴,二、受蕴;三、想蕴,四、行蕴,五、识蕴,如果五蕴之中能找到任何永恒坚实的东西,那么就可以相信,因为有了这些基 础,“自我”是存在的。但是,如果像分析汽车一样去分析一下组成“自我”的五蕴,我们绝不会发现其中有任何东西可以指着它说这是“自我”的本质或基础。】
上一节讲到五蕴,这是佛教一个如大厦基石般基础的概念。任何概念,都有一个所指。概念永远不会是实相本身。对概念的讨论,只是尽可能地描画。这个问题在哲学中一百年前早已经解决。文字言语只是对实相的部分物质的描画,不可能穷尽事物。
如一个一苹果,你咬一口的味道,与你告诉别人,它是红的,它有点酸,它水份很多,等等,中国农业部对苹果的鉴定校准有五十多条,但,再来五十条,也不可能是那个苹果的全部。
经典,是前人吃过的苹果的描述。我更喜欢用地图来比喻,经典,是地图,前人走过后画出来的地图。比如要去北京,有从广东骑马去的,有从大连坐船去的,有从 新疆骑骆驼去的,五花八门,但都是去北京的指引。现在我们有飞机了,不是说过往的指引不能用,不是说过往的经典都错了,恰恰相反,这时候的经典,正是给我 们验证的。不要拿着经典的话去印证别人的话,经典的话,是自己走到后,拿来印证自己的。自己到了哪一步,就看看经典,你开悟一分,经典就对你打开一分。你 今天看经,与昨天所看就不一样。但切记,经典不是让你印证别人,鉴定别人的。
话题拉太远了,呵呵,还受上一个话题影响呢。回来五蕴。
我们讨论五蕴,这一个宏大久远的概念时,我们既要借助经典里对它的描述,同时也反观自心,用自己的体悟用自己的点去落实、体悟它。什么是色蕴,不是概念的 背诵,你真正在你自己的生命中,理解了吗?什么叫想蕴,它在你身心上是如此运作的。大家要用这种精神,实践的精神,去体会佛经里的话,因为大道不远人,须 夷不可离,大道就在每一个人的身边,回到自心,回到圆点,那里有答案。
昆仑山--郭高维:居是见识。
SF-扶风:那天在讨论五蕴时,请得坤山师兄,对五蕴的概念作一个基于控制论科学的理解,很是长见识了。今天坤山兄还可以对我们说点什么吗,我回头百度了一下“控制论”,开了我好大一个视角。色受想行识,坤山是倒过来从形成的结构上分解它们的。具体的可以到论坛里看上一课的记录。
有机会时再请张教授带大家认识物理学中佛学概念的美。坤山是前清华大学物理学教授。对吸引子问题的研究,是他的专项。我是外行,讲不清楚呀。先回到课文上。
【“自我”是根本无明,它是被误认为真实的一种幻觉。因此,凡是从“自我”生起的一切,一定都是无明与幻觉。“自 我”永远都设法确定它自己的存在,这显示出它基本的不稳定。虽然充满了骄傲,但自我天生就缺乏安全感,永远都害怕失去它的本身、领域、所有物和关系,这一 切在巩固它“存在”的信仰上都是必需的。
鼓动强烈的情绪是“自我”的另一种伎俩,我们用这种方法让自己感到很真实】
时师对五蕴的问题,有什么开示吗?五蕴是佛教解释“自我”的虚幻的一个概。整个佛教的殿堂,为什么要无我,为什么要去我执,为什么要消业,等等,都是从这个“自我”的虚幻性上展开的。
像风一样自由:什么叫虚幻?
SF-扶风:而自我的虚幻,在当时的科技条件下,就只能用“五蕴”来诠释了。对,什么叫虚幻,呵呵,我用现代概念跟你一说你就明白了。我们用显微镜看下去,你还有什么?你是你的头还是脚?你的头里是你的眼睛?还是虹膜?
像风一样自由:显微镜可以看到细胞层次。
SF-扶风:虹膜里的是神经?还是血管?神经里的是神经元还是突起?神经元里的是结缔组织还是什么组织?它是什么细胞组成的?细胞又是由那此原子。。。。。。这个就叫虚幻,没有一个固定不变的实体。注意,不是虚无,是虚幻。
观自在:一切都是虚幻,一切又不是虚幻。
像风一样自由:虚幻与真实是相对的,除了这些虚幻,什么又是真实呢?
观自在:不落两边不落中。
SF-扶风:观自在你把虚幻等同于虚无了,幻如电视机屏幕的显示,是幻有,而不是无有。
像风一样自由:既然没有真实与之相对,就不能叫做虚幻。
SF-扶风:两位看来都是在概念里转不出来了呀。
观自在:不要牵强附会解释经典。
SF-扶风:我们在讨论佛教的见地里,最大的立基点,是自我的“虚幻”。如果不理解这个,就不能明白为什么有一系列对于“执着”的去除及对于无我的回归。用概念是无法把问题说清楚的,永远只是描述,让行者在相遇时得以体认。
观自在:无我也是一种极端。必须明心见性。
像风一样自由:什么是心?什么是性?
SF-扶风:上面已经很大段文字说明观念无法说清楚问题了。请自己去看,不要重重复复在一个问题上纠。
观自在:所谓明心见性就是把握真我。
原宪:国王和宰相的故事告诉我们,一块布在用途的不一样,称谓也不一样。
SF-扶风:从前印度有位国王,他的 宰相唱歌给他听,歌词说:“每一个人,连国王都是瞎子。”国王听了很生气,他想知道宰相为什么唱这样的歌。于是宰相用一块布包住自己的臀部和腿部,大家都 说他穿了一条裙子;宰相用这块布包在头部,大家就说他戴了头巾;最后,宰相把同一块布包住颈部,大家就说他戴了围巾——一块布竟有这么多称呼。国王立刻了 解到:宰相示范的是,人们因为把事物当成是一种坚实的东西,所以变得盲目。
小甘:站在不同的角度上,才能说虚幻或不虚幻。观自在童靴,如果混淆角度说话,那只能让人迷上加迷。
SF-扶风:你说的是这段吧,对,说虚幻,只是对于人习惯于作实而言。因为世人惯于把自我作实,故佛教说虚幻。如前面宗萨讲过的,当没有作实时,虚幻也不存在。
观自在:不要企图用科学诠释佛学。
SF-扶风:如果有这等认识,在这本书里,就叫正确的见地。
观自在:科学是瞎子摸象文化。
SF-扶风:宗萨讲这个问题,就是因为很多人在这里,似是而非,见地不正。
观自在:科学是唯物论。
SF-扶风:很多人把对治法当成佛法了,把用过后两相消歇的概念分出了对的错的,而高举了,这些是不正确的见地。如上面观自在师兄提醒的,最后什么也不是。
这节的题目是[自我及自我的见地是错误的概念],宗萨从五蕴的概念开始,拆解世人对于“自我”坚固的认识。
【“自我”是根本无明,它是被误认为真实的一种幻觉。因此,凡是从“自我”生起的一切,一定都是无明与幻觉。“自 我”永远都设法确定它自己的存在,这显示出它基本的不稳定。虽然充满了骄傲,但自我天生就缺乏安全感,永远都害怕失去它的本身、领域、所有物和关系,这一 切在巩固它“存在”的信仰上都是必需的。】
因为“自我”只是缘起中的一种聚合,如风中烟尘。而人总想把抓住我的实体感,这就是一切不安全感产生的根。
【鼓动强烈的情绪是“自我”的另一种伎俩,我们用这种方法让自己感到很真实,在那一段时间中,我们暂时逃避了根本不安全感的内在焦虑。生气的时候,你大吼大叫,愤怒的原因和对象变得更稳固,这样便能回过头来确定你自己是稳固的;】
明白了,是真正明白了自我的虚幻,就不会再在自我的纠结里痛苦。这是佛教修行的真正意义。不是有一个高大的万能的佛等着我们去成,不是有另一个世界等着我 们离开这里去那里。佛教的修行,只是认清自我的缘起聚合性,明白一切的变动,都是缘起的果,如现代物理告诉我们的,运动是电子的特性。
长春-希夷:这里说的“自我”,是哪一种“我”呢?
SF-扶风:以开放的心态接纳一切现起的现象,佛教的修行只是改变心态。出离是让心在纠结里化解出来,不是肉体去到哪一个星球。
这里说的“自我”,应该是指世人很初级粗浅的对“我的”的执着。
长春-希夷:是佛家说的我执?
SF-扶风:佛教的离苦得乐,只是你自己不再与自己投射出来的纠结玩了,好像比我执的概念要大。这个问题有点荒唐呀,问佛教徒,好像都不是问题,但试试问世间人,他们觉得你有问题呀,这个也问?世间人根本都不会去质疑这个“自我”,这不是铁板盯钉的事吗?
坤山:先说明一下,我原来是北大的,现在已经不在职了。北大和清华一定要划清阵线的。
SF-扶风:对北大清华的人,一定要划清阵线,对外面的人,这两个就一个,意指“那一伙”。对佛教徒,自我是显而易见的虚无的,对世间人,什么 自我,白痴呀你,别吃饭试试。
坤山:这个划清界线的心应该就是自我。
SF-扶风:心真是很好玩的东西,而我们又被它玩弄了那么着迷。
坤山:“我”可能可以理解为一种割裂,从整体中割裂出一个我来,这个正是识的功能。
SF-扶风:对对,识一起,就有二,也就是老子的道生一吗。识》行》想》受》色。
坤山:一直没搞清楚,道德经的一二三具体指什么。
SF-扶风:道生一应该是馄饨里起了意吧。
坤山:嗯,不过行想受色也都是识的功能。应该是复杂程度不同,根据现象概括为后面四个蕴的。
SF-扶风:意起则生二想,二只是道德经第二章里相缴的长短相生,高下相倾。复杂程度不同。
长春-希夷:长,短相生;高,下相倾——这么断过么。这么断,就不止是相对论了。
SF-扶风:怎么断都不是问题,问题是理解观缴的缴的意思,老子指出世间一切概念,都是向两头延展的,无有独一存在,这在佛教叫相待有。
坤山:我好像有点儿明白什么是一二三了。一是分别心,二是分别内容,三是前面这三个东西的总和,这个三个东西是同时产生的。这个应该就是自我的本质。
SF-扶风:我的理解是道中起了意,此识只能在相待有的概念两头起事,这起了事后就交织在一起,起成世界了。只是我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个起了的世界,你是全体,这个概念我一直过不去,也就是割裂与全体的关系。如何通过割裂的去体认全体。
坤山:就好像一张白纸,上面画个圈圈,这个圈圈就是一,圈内和圈外就是二,加起来就是三。然后重复交叉这个过程就生万物了。和您说的是一个意思吧?
SF-扶风:那万物生也是你的自我生的了?这里我总是混乱。在全体面前,不相信自我就是全体。
坤山:如果单独立一个道,那么道就和自我是对立的。把这个分别也去掉,就没有自我和道了。
SF-扶风:嗯,这个能理解。是不是我找不到那个没有自我后,全体那个全体的大感呢?
坤山:那个一直在的,就是色受想行识。
SF-扶风:当下全体是,话是这么说,但当下,我现在的当下是坐在桌子的电脑前,与你坐在你家的电脑前,还有这一干人等在看着,这就是全体吗?你的意思是,我还是在用我的识,来试图“看”到全体?
坤山:我也不知道,不过你这样问好像蛮合理的。
小手拍拍:用你的识可以看到全体的模型。
坤山:本体肯定是看不见自己的全貌的,它只能通过色受想行识看到自己的一部分,因为它在看它自己嘛。我们每个人都是它看它自己的一个视角。
SF-扶风:这话我要好好领受一下。是这么回事,我的识,不肯停下来。
坤山:这个就是重入的概念。
SF-扶风:重入?
坤山:就是自己看自己,狗追自己尾巴,蛇吞自己尾巴。这个好像是宇宙的基本特征。
SF-扶风:把最后一短贴上,今天这课就结束了。
【这一切烦恼的火焰——爱、恨、嫉妒等,都和真爱相反,而且只是“自我”对安全和真实身分的追寻。这些烦恼是“我 执”的一部分,我执就是执着有个真实存在的自我。为什么要了解“自我只是一种幻觉,无可执取”是这么困难呢?因为我们太执着于“自我”是真实的这种观念, 所以抗拒去发现它只是个幻觉;相反地,却努力捕捉一切幻觉所生的形相,甚至包括了让人非常痛苦的幻相,目的就是在维持自我实存的“信仰”。
根据佛法,我们要拒绝的是“自我执着”,而不是“自我”。帝洛巴曾说:“并不是现象迷惑了你,迷惑你的是对现象的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