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时照道德】读书群讨论:TED活着进入涅槃的可重复性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15 17:01:11
日期:2013年5月30日

SF-扶风: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UzMDg4NzAw.html
cj 推荐TED演讲:“脑内的两个世界。”一位脑神经科学家自身经历中风后,感受到的涅槃的感觉。

演讲者:神经解剖学家,哈佛大学精神医学部研究室吉尔泰勒博士,Jill bolte taylor
我们的右脑永远只关心眼前的事物,只关心此时此刻。它用图像的形式来思考,用肢体运动来学习。外界的资讯以能量的形态不断地流进我们的感觉神经系统,然后在体内如爆炸般地拼凑出“当下”的模样,气味、味道、触感、声音。

“我”是一种能量体,藉由右脑的意识与外界的能量连结。我们都是能量体,藉由右脑的作用彼此连结成一个大家族。而此时此地,我们都是这个星球上的兄弟姊妹,为了让这个世界更美好而存在。在这个当下,我们是完美无暇的、完整的,美丽的。】


左脑则是一个很不一样的地方,它用线性和规律去思考,关心着过去和未来。它从万花筒般的现实世界中捕捉讯息,挑选其中的细节、细节、还是细节,并且把这些细节分类处理,再把它们连结到过去的经验,及未来的憧憬。
我们的左脑用语言来思考,有一个独白把“我”的内心世界和外在的环境持续连结起来。那个小声音提醒我:嘿,回家的种上记得要买香蕉,早上要吃。它还以一种非常精确的计算方式提醒我记得洗衣服。
但最重要的是,那个小声音告诉我,我是“我”。当我的左脑告诉我“我是我”的时候,“我”就变成了一个独立的个体,从外界环境的能量分离出来,也与外界失去了关联
。】

SF-扶风:这三分钟的讲演非常有用,我们闭关,就是关闭左脑,让一切语言与肢体反应失效,启用右脑。而且佛教说分别意识,应该就是左脑。演讲的这位脑神经科学家,接下来(在6 分钟处开始)就是以她亲身的例子,讲述突然的脑中风,让她的左脑一点一点地丧失功能,但在先进的医疗求助下,她又是意识清醒的。这样她经历了没有了左脑干扰后全然的当下,按她本人的用词,就是涅槃。


晨曦:正听到 感觉身体无限巨大,和周围合一、、、
SF-扶风:佛经说:遍一切处

 

有护法看管的视频



SF-扶风:不知为何,这个视频,我两年前就看过,只是一直看不进去, 包括现在,还是看不进去。要一点一点迫自己。
现在又再看开头,吉尔博士讲到她的研究动机,起源于她的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的哥哥。为了搞清楚她哥哥与正常人,比如她自己有什么不一样,而专门跑到哈弗大学去研究脑神经科学。
让她困惑的是,为什么患了精神分裂症的人,不可以把自己脑内的想法与他人联接,脑内的想法出不来了,不能达成不能实现了,于是被叫作幻想。而正常人脑内的东西,由于能够与人分享,并与人交流,关键是正常人脑内的东西,可以自如地与外界联接、交换,经过互动后可以实现,便被叫作理想。 她想搞清楚同样的在脑内的东西,是什么造成了能表现或不能表现的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区别?

SF-扶风:真是奇怪,我看片,不会这么没有耐心的。到现在起码看了五次,还是不能全然地获取内里信息 。

SF-扶风:这个演讲里有很多其它信息。
晨曦:是啊,科学的,人性的,宇宙的,都有
SF-扶风:是不是内里信息太多了,护法不允许它出现。包括现在,我发现我还是在丢失信息 。

 

第七识分别意识的退出



飞月幽蓝:人真是很神奇的物种!理想和现实可以同时出现!
SF-扶风:待我把自己抓回来,在7分钟处 。她描述中风的整个过程,开始是左眼后方痛,

那种痛楚就像咬冰淇淋那种腐蚀性的感觉,它抓信我,然后放开。再抓 住 ,再放开。面我很少有这种痛的感觉,但我不以为意,我还是开始了我一天的工作。。。。。于是我走到家里的跑步机,它是一个全身性运动的机器,虽然我的手抓住了跑步机的横杠,我发现我的手象是原始生物爪子抓在把手上。我心想,这可真奇怪,我往下看了我的身体,发现:哇,我看起来好诡异。。。。。。我的意识仿佛和现实经验分离了

晨曦:这个时候刚刚开始颅内出血 ,出血量比较少,血管刚刚破裂 。
SF-扶风:这一段的描写,正是分别意识开始退出,
晨曦:半科学解释----右脑灵魂出窍了
SF-扶风:不是出窍,只是左脑停止了。佛经说,第七识,分别意识,是一切苦的根源,是我执的基地。而只要打破我执,就进入涅槃,一切净土当下显现。

SF-扶风:【仿佛我在另一个空间,观察着我自己经历着这一切】 这个与闭关中的感觉是如此的相似 。

金华--默:这个视频很久以前看过。她的手扶在墙上,甚至看见手和墙是融合在一起的 。

SF-扶风:这个视频,太诡异了,每一句话,都可与修行体验相联系,但我却一直没有看进去。包括现在,非要迫着我一句一句地打出来,不然我还是抓不住,信息总溜掉 。

金华--默:看着她那样子,弄的我也想中风一次
晨曦:这个视频的演讲者的经历其实就是完整版的《当下的力量》

 

吉尔博士的经历在禅定及死亡期间可重复



SF-扶风:是的,她描述得非常仔细与清晰
时照:我们用什么方法 去验证她是亲身体验的呢

SF-扶风:照师,这些字幕,是给你打的。我知道你也一样,看不进这个视频
时照:我看不进的原因是,有些地方她述说的有问题

SF-扶风:我只是非常奇怪,我每个月看上十集八集TED的,没有这么抓不住的。
时照:他把两个非常结合的东西分离去描述,别人的心意识被扭曲了。 前一部分属于事实,后边推理的程度很大。

晨曦:花了四十五分钟理解电话号码,打电话的过程描述很真实
北京-Z:其实意识有很多微妙之处。比如我们有时候看一个字怎么看都觉得陌生。
SF-扶风:我也常有这回事

晨曦:听到同事在电话里的声音和自己的声音都变成了黄金猎犬的呜呜呜、、、、这个我也信
北京-Z:人的通感,意识的扭曲,这些都只是意识而已。有时候这是一种生病的标志或者所谓修练的一种标志。
时照:这个我也信,但这不代表一切都是真的 。
北京-Z:人在濒临死亡的时候也会有这种体验。

时照:不要把自己的一丝半解的感觉,往她的脑波中去套购。她对她所发生的一切的境界的推理,是我不认同的。
豫-白开水:照师的意思是,那个女人并不具有可学习性

时照:因为我也经常和我的脑电波沟通 我也有在禅定状态的中对头脑的感悟,

晨曦:【如果我活着而且达到了涅槃
豫-白开水:那个女人并不具有可模仿性。
时照:我觉得发生事实,和对发生事实的推理是两回事。

晨曦:【充满着美丽、安祥、慈悲、关爱的人们。】
时照:对,是这种感觉。
扶风:当说到这里时,屏幕上的她闭着双眼,抬头向上,正在再次进入呢。

SF-扶风:当她从跑步机下来时【却发现我体内的一切都慢了下来,每一个步伐都非常僵硬而且刻意,失去了原来应有的流畅, 同时对于周边事物的感知也在变弱。】
时照:境界我信,这是事实。但她对境界的推理我不认同。

SF-扶风:为什么左脑退出时,人会有僵硬的感觉?
晨曦:左脑管运动神经吧 。
时照:分管什么只是科学的局域划分,当你进入人体结构的原始磁场时,是另外一种模式。

时照:一个在无意识状态中死亡的人,多半会发生这个女人的描述情况。
晨曦:一些经历过频临死亡的人都说看到灵魂出窍。

 

身体死亡与灵魂出窍



SF-扶风:【于是我变得只关注自己体内的运作。当我准备洗个澡在进浴室时,我仿佛听到身体里有个声音在说,你们这群肌肉开始收缩,你们这群要放松。。。接着我失去平衡靠在墙壁上】
【我看着我的手臂,发现我找不到身体的界线】
【我不知道是从哪个点开始的,又是从哪里结束的,因为组成我手臂的原子和分子,与墙壁上的分子混在一起了


晨曦:合一了, 万物合一了。
佛山-郑琳:皮肤的界限呢
豫-白开水:这句话明显是思维加工过的话 。

时照:身体死亡灵魂就出窍,但是灵魂出窍不等于色身的死亡。出窍不等于合一,而且没有合一 。

晨曦:现实的体验总得用思维和语言来表达吧
时照:这对,用现实的语言无表达没错,但是不能用非现实的语言去揣摩当下的境界。


 

声音消失是被有序化了(涅槃)



SF-扶风:【我只能体验到能量的存在,一切只是能量、能量。我问我自己,我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那一刻我左脑的声音突然消失了,仿佛有人拿了遥控器按下静音,彻底地安静


时照:这个描述我觉得有问题。声音突然消失了是对的 ,但说成是左脑声音消失,我不认同。
SF-扶风:会不会正是她左脑的出血蔓延至听觉神经的一刻?
时照:无论是回想 还是现实都不应该是:只是左脑没有声音了,这是不对的。

豫-白开水:她有句话我听起来还是很有感觉的,貌似是”你们能想象抛弃37年的经历和未来的工作压力而只有现在是什么一种感觉吗?” 这句话 我很受益 大实话
时照:对,开水,这个对方非常对。

广州--妙禅:哈哈,第一次认真听各位老师辩论。照师讲讲您的入定经验吧。

时照:当你进入过脑的结构的时候,你会知道,不可能是左脑声音消失了那么回事。
SF-扶风:之前她还在挣扎,她在想抓回原来正常的感觉,那时她不知道自己脑里出血了。

时照:所以她是借鉴的一些医学术语表达了她当时的境界,所以表达的不确切。她的境界我百分之百的理解

SF-扶风:她只是直白地尝试还原她的经历。很难得一个没有宗教体验的人,用如此丰富细腻的语言,去描述
时照:是的 她试图用科学的方式表达她的境界,她不知道科学是局限的。

SF-扶风:嗯,她在用着她的全部,尝试去表达
时照:扶风老师这是两回事 。一个没有宗教语言的人,不一定不能描述自己的境界,相反刻意的用宗教与科学语言反而麻烦

豫-白开水:她的有些话很给力,但是又有一些时刻没忘他是脑科博士,从自己的专业来描述,是很狭隘的。
时照:对。

北京-Z:专业已经成了他的一部份,不用专业来描述反而不太真实。
SF-扶风:专业,用尽人类的已知,为人类延展了对末知世界的探索。
豫-白开水:硬往左脑上扯,让人放弃左脑,这就更加偏颇。

时照:当时她不是声音消失,而是左脑被有序化了。我们知道当一切事物阴阳平衡的时候,没有任何现象发生,一切好像是静止的,但似乎又是运动的 。如果仅仅是声音消失,她的脑出血就不会痊愈,而且会留下后遗症。消失恰是痊愈的过程。

SF-扶风:禅师再说说,这人就在波士顿,我们能联系到她。
金华--默:是静止了,然后就被有序化了,没有安静就不会有序吗?

SF-扶风:看看她的描述:
彻底的安静。一开始我被大脑安静的程度吓到了,不过我的注意力很快又集中在周围那片能量海。因为我感受不到我身体的界线

时照:所以她的声音停止的背后 ,不是声音停止了,而是被局部有序化了 。
SF-扶风:感受不到身体的界线,这个在打坐时或出神时常有,但不清楚其原理,
SF-扶风:脑出血还有序化吗?

时照:当某种事物阴阳平衡的时候,他的表现形式是一切停止、静安,无声等等。而且在此平衡状态,一切快速修复。

SF-扶风:也就是说她的左脑不再打扰原本的平衡?
时照:她的左脑回复到了原来的平衡,其它任何一样东西,都不会打扰她的左脑平衡。因为平衡的力量是强大的。所有的人都有,奇迹都是这么发生的。只是奇迹不一定能在每个人身上发生,但是每个人都有发生奇迹的基因。我们各自看看自己有吗?

SF-扶风:这时她的左脑在出血,正常的人的功能没有了呀
时照:你不要忽略了,人是天地之子,正常功能都在不正常中周围存在着,就看你有没有福报越过非正常而契入正常。

北京-Z: 所谓的奇迹很多只是人的正常功能而已。只是我们认为不太可能会发生却发生了。
时照:对,都是固有的认为惹的祸。

 

虚空粉碎大地平沉



SF-扶风:嗯,这样讨论真好,超时了,再打一段睡觉去。【因为我感受不到我身体的界线,我觉得我好巨大,好象在膨胀,我觉得我和周遭所有的能量融成一体,那个境界很美
时照:这是就是元音老人说的那个 虚空粉碎大地平沉的境界的初段

原视频中英字幕:
http://www.shizhao.com.cn:8080/szwhforum/upload/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