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时照道德】读书群 为自己出征——第一章骑士的麻烦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9-25 10:09:52
读书群  为自己出征——第一张骑士的麻烦(2012年2月6日)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地方住着一个骑士。骑士自诩正直、善良又充满爱心,而且他也把这当做自己四处行侠仗义的准则。他与卑鄙可恨的邪恶敌人们战斗,他杀掉巨龙,拯救遇难的少女。当没有那么多英雄事迹可做的时候,骑士还是保留着那个不太招人喜欢的习惯:他继续去拯救那些少女,尽管她们并不需要帮助。所以,虽然他得到了许多姑娘的感激,却也得罪了不少人。不过骑士看的很开:你总不可能让每个人都满意吧。

真正让骑士远近闻名的,是他的盔甲。当骑士挥鞭赶去战斗时,盔甲就在太阳下闪耀金光,村民们甚至把这当成了太阳的光芒,以为太阳从西边升起然后又从东边落下了。骑士的战斗一个接着一个,只要一听到“远征”两个字,他就会迫不及待地穿上闪亮的盔甲,跨上战马飞奔而去,也不管是什么方向。有时候,他甚至同时往好几个地方冲去,简直不可思议。

骑士一直努力成为天下第一的骑士。总有战斗等着他去打赢,总有巨龙等着他去降服,总有少女等着他去拯救。

骑士的妻子名叫朱丽叶,忠诚而宽容。她谈吐不俗,能写出优美的诗篇,还是个品酒高手。他们的孩子叫克里斯托弗,是个金发男孩,其实希望将来他也能成为一名勇敢的骑士。

但朱丽叶和克里斯托弗却没把其实当成什么大人物,因为骑士除了打仗和屠龙救美意外就只知道穿上盔甲自我欣赏。日子一天天过去,其实越来越沉迷于自己的盔甲,吃饭睡觉时也穿着,最后甚至连脱都不脱了。慢慢睇,朱丽叶和克里斯托弗都想不起他不穿盔甲时是什么模样了。

克里斯托弗偶尔会问妈妈自己的爸爸长什么样。朱丽叶就把儿子领到壁炉前,指着骑士的画像说:“那就是你爸爸。”没到这个时候朱丽叶都会长叹一口气。

一天下午,克里斯托弗盯着画像,对妈妈说:“我想看看真正的爸爸。”

“你总不能要什么就有什么吧!”朱丽叶皱着眉头说。她越来越没有耐心了,现在只有这幅画像能让她想起丈夫的模样,而且晚上盔甲叮叮当当的声音总是把她从睡梦中吵醒。

其实在家孤芳自赏之余还常常滔滔不绝地夸耀自己的丰功伟业。这种时候,朱丽叶和克里斯托弗只有听的份儿,只要他们一插嘴,骑士要么拉下头盔的面甲,要么转身就去睡觉。

一天,朱丽叶向丈夫提出抗议:“我觉得和我比起来,你现在更爱你的盔甲。”

“怎么会呢,”其实回答,“正因为我爱你我才会把你从巨龙那里救出来,让你生活在这座坚石筑成的漂亮城堡里。”

“你并不是真的爱我,”朱丽叶好不容易透过头盔的小缝看着丈夫的眼睛,对他说,“你爱的只是拯救我这个过程。即使到了现在你也没有真正爱我。”

“我是真的爱你。”骑士坚持道,一下把妻子搂进怀里,冷冰冰硬邦邦的盔甲差点儿压断朱丽叶的肋骨。

“那就脱下盔甲,让我看看你。”朱丽叶提出要求。

“不行。我必须随时准备骑上战马赶去战斗。”骑士解释说。

“如果你不脱掉盔甲,我就骑上我的马,带上克里斯托弗永远离开你。”

这下子骑士慌了,他不想让朱丽叶离开自己。他深爱着妻子,儿子和这座漂亮的城堡。但他也爱自己的盔甲,正是这身盔甲让大家知道自己是个正真、善良又充爱心的骑士。可是为什么在朱丽叶心里自己却是另一幅模样呢?

其实不知该如何是好。最后他决定:为了这身盔甲而失去朱丽叶和克里斯托弗是不值得的。

其实很不情愿地抬起双手去摘头盔,却摘不下来!他又使了使劲,头盔依然纹丝不动。其实心里一沉,他想拉起头盔的面甲,天啊,也拉不动。他试了一次又一次,但一点儿用也没有。

骑士不安地踱来踱去。这是怎么回事?摘不下头盔还可以理解,毕竟他已经好几年没摘下过了,可面甲不一样,他吃饭喝水都得拉开面甲。这是怎么回事?今天早上吃煎蛋和乳猪的时候还拉开过呢。

突然,骑士想到一个办法。他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往城堡广场上的铁匠铺赶去。其实赶到铁匠铺的时候,铁匠正在徒手弯一个马蹄铁。

“铁匠,”骑士说,“我有麻烦了。”

“您就是个麻烦,先生。”铁匠像往常那样打趣他。

骑士没有像平时那样跟他开玩笑,瞪着他说:“我现在可没心情听你的俏皮话。我的盔甲脱不下来了!”他边吼边跺自己的钢铁战靴,一不小心踩到了铁匠的大脚趾头。

铁匠嗷地大叫一声,狠狠地给了骑士的头盔一记老拳,全然忘了他是自己的客人。骑士只是觉得有点疼,但头盔依然稳稳当当。

“再来一下。”骑士命令说,一点也没意识到铁匠是因为生气才揍他的。

“乐意效劳。”铁匠边说边抡起旁边的一把锤子,报仇似的狠狠砸向了骑士的头盔,但头盔上连个缺口都没留下。

骑士慌了。铁匠是整个王国里最强壮的人,如果连他都没有办法帮自己脱下盔甲,那还有谁能帮自己呢?

铁匠心地善良(大脚趾头被砸到时除外),看到骑士惊慌失措的样子,也有点心软了。“这可真是个大难题啊,骑士先生。不过别灰心,等明天我攒足力气的时候你再来。现在我累了一整天,都没劲儿了。”

那天的晚餐对骑士来说简直就是煎熬。朱丽叶越来越恼火,他必须把事物捣碎了塞进骑士面甲上的透气孔,才能喂到他嘴里。饭吃到一般的时候,骑士告诉妻子说铁匠试着砸开盔甲,但没有成功。

“你撒谎,你这个铁皮疙瘩!”朱丽叶喊着,把半盘子炖乳鸽拍到了骑士的头盔上。

骑士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当肉汁顺着面甲上的透气孔溜进去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的头被打了。那天下午铁匠锤他头的时候,他也几乎没有什么感觉。实际上,盔甲穿在身上,骑士即使想感觉也感觉不到什么,而且他已经太长时间没有脱下盔甲,早已经忘了不穿盔甲是什么滋味了。

骑士心烦意乱,因为妻子不相信自己曾试着脱掉盔甲。他和铁匠确实试过,而且试了好多天,但都失败了。骑士变得越来越沮丧,朱丽叶则变得越来越冷漠。

试了一次有一次,最后骑士不得不承认铁匠的所有努力都是徒劳。“整个王国最强壮的男人啊!你却连这幅破铜烂铁都打不开!”骑士绝望地冲铁匠喊道。

骑士一回到家就听到了朱丽叶的呵斥声:“你的儿子除了一张爸爸的画像什么也没有,而且我讨厌对着一个头盔说话。我再也不会把饭塞进你脸上那个破玩意儿里去了。你也别指望我再给你捣碎羊排!”

“盔甲脱不下来不是我的错。只有穿着盔甲我才能时刻做好战斗的准备。不这样的话,你和克里斯托弗怎么能骑上骏马,住进漂亮的城堡呢?”

“你根本不是为了我们,”朱丽叶反驳道,“你是为了你自己!”

骑士伤心透了,朱丽叶好像已经不爱自己了。他怕如果不尽快脱掉盔甲,妻子和儿子真的会离开自己远去。除了脱掉盔甲,他别无选择,但又无从下手。

骑士绞尽脑汁,想了一个有一个办法,但好像一个管用的也没有,而且有些办法太危险了。他自己也明白,如果不是被逼到绝境,没有哪个骑士会想到用城堡门口的火把熔化、跳进冰沟冻裂,或用大炮轰烂自己的盔甲。骑士在这个王国已经找不到可以帮助自己的人了,他决定去别人的地方试一试。他想,在某个地方总会有人能帮自己卸掉这身盔甲。

当然,他会想念朱丽叶、克里斯托弗和他那漂亮的城堡。他还担心自己走后朱丽叶会爱上别的骑士——一个愿意在睡觉的时候脱下盔甲而且对克里斯托弗更慈爱的骑士。但他别无选择。于是在一个清晨,骑士跨上马上路了。他头也不敢回,生怕自己忍不住改变主意。

走出王国边境之前骑士去向国王道别。国王住在山顶上的大城堡里。骑士穿过通往城堡庭院的吊桥,看到宫廷小丑正盘腿坐着把玩一根芦笛。

小丑名叫“乐乐口袋”,因为他肩上总是背着一个漂亮的七彩口袋,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让人发笑的玩意儿——有卜算命运的奇怪卡片,会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彩珠,还有他用来逗观众开心的滑稽小木偶。

“你好,乐乐口袋,”骑士说,“我是来跟国王告别的。”

小丑抬头看了看他。

“国王早已上了征途,只怕你没见他的福。”

“他去哪里了?”骑士问。

“茫茫东征路途艰,等他纯是费时间。”

骑士又失望又懊恼,失望是因为他很想念国王,懊恼是因为他竟然没赶上国王的远征。“唉,”他叹了一口气说,“等国王回来的时候我早就饿死在这盔甲里了。可能我再也见不到他了。”骑士一阵眩晕,差点从马鞍上摔下来,不用说,是盔甲护住了他。

“哈,你的脑袋缺根筋,干啥都是白费劲。”

“我没心情听你这些打油诗,”骑士吼道,他在盔甲里挺直腰板,“别人碰到麻烦的时候你就不能正经一次吗?”

“麻烦从不让我把头低,困苦最后也能变良机。”

“如果被困在里面的人是你的话,你就不是这个调调儿了!”骑士咆哮着说。

乐乐口袋说:“世人皆被盔甲扰,只是我们瞧不着。”

“我没功夫在这里听你废话了。我必须找到办法脱掉这身盔甲。”说完骑士跨上马就往回走,但乐乐口袋又叫住了他:

“有人可以帮帮你,骑士,助你卸下盔甲回故里。”

骑士喝住马,满怀激动地回到乐乐口袋面前:“你知道有人能帮我脱掉盔甲?他是谁?”

“有个法师叫墨林,他能让你变回自由人。”

“墨林?我只听说过一个墨林,他是亚瑟王伟大又智慧的导师。”

“是的,我说的墨林就是他,众人皆知名声大。”

“但那是不可能的!”骑士叫道,“墨林和亚瑟王生活在很久以前啊。”

乐乐口袋回答说:“没错,墨林活得好好的,那片森林就是他家。”

“但那片森林那么大,”骑士说“我怎么才能找到他呢?”

乐乐口袋笑了笑:“何年何月无人知,时机到了自相逢。”

“我可不能等了,我得去找他。”骑士说。他满怀感激地握住乐乐口袋的手,铁甲手套差点没把小丑的手指捏碎。

乐乐口袋通的尖叫,骑士赶忙松开手:“不好意思。”乐乐口袋揉着自己淤青的手,说:“盔甲脱身日,方知众生苦。”

“我出发了!”骑士说。他骑着马转了一圈,然后怀着满心的期待,赶去寻找墨林了。
                                                         
                
【时照道德】读书群每天扶风老师固定时间讲课,群号:125496043  欢迎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