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时照道德】读书群 为自己出征——第五章知识之堡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9-25 11:25:37
为自己出征——第五章知识之堡

  骑士,松鼠和丽贝卡又踏上了真理之路,朝着知识之堡迸发。一整天他们只停下来休息了两次,一次是为了吃饭,另一次是为了让骑士剃掉他杂乱的胡须,再用铁手套锋利的边棱剪掉长长的头发。

  刮了胡子剪短头发的骑士看上去精神了许多。他自己也感觉不错,而且行动更加灵活了。没有了头盔,他不用松鼠帮忙也能吃到坚果。虽然他很感谢松鼠救了他的命,但被人喂着吃东西可不是什么有面子的事情。现在他可以自己吃果子和野菜,并且已经习惯了吃素。他再也不想吃鸽子、其他鸟类或动物的肉了,因为他发现吃肉实际上就等于吃自己的朋友。

  他们赶在天黑前爬上了一座小山,知识之堡就在前方不远处。它比沉默之堡要大一些,金色的大门闪闪发光。这是骑士见过的最大的城堡,甚至比国王住的城堡还要大。骑士看得愣了神,心中不由赞叹不知是哪位能工巧匠拥有这鬼斧神工的技艺。

  突然,萨姆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是宇宙造出了知识之堡,宇宙是一切知识的源泉。”

  骑士吓了一跳,但他还是很高兴又听到了萨姆的声音:“很高兴你又回来了。”

  “我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萨姆说,“记住,我就是你。”

  “好了好了,我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了。我把头发胡子都剪短了,你觉得怎么样?”

  “这是你头一回体会到理发剃须的好处吧,以前你打扮的再帅也没人看得见。”萨姆干巴巴地答道。

  骑士哈哈大笑起来。他喜欢萨姆的这种幽默感。要是知识之堡也像沉默之堡那么闷的话,他倒是很乐意让萨姆给自己做个伴儿。

  松鼠和丽贝卡一路随行,跟着骑士走过吊桥,来到知识之堡的金色大门前。骑士从脖子上取下钥匙,把锁打开。推门的时候,他问松鼠和丽贝卡是不是像上次那样不能陪他进去。

  “不,”丽贝卡说,“孤独只能一个人去感悟,知识却是大家的。”

骑士真想不通,一只鸽子怎么会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

  他们仨走进城堡,里边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骑士暗中摸索,想在门口找个火把照照路。城堡门口都会放个火把的,这里却什么也没有。这个城堡有金色的大门。却连个火把都没有?“再破败的城堡也该安个火把吧。”骑士嘟囔着说。

  这时松鼠喊他过去。骑士小心翼翼地摸索着挪到松鼠身边,看到她正指着墙上闪着烁烁微光的一行字:

知识可以照亮你前进的路。

  “我还是想要个火把,”骑士心想,“这个城堡的主人可真是够抠门儿的。”

  萨姆说话了:“这句话的意思是你懂得越多。这里就越亮堂,”

  “萨姆,我想你说的一点没错!”骑士大声说。就在这时。四周出现了一点微弱的光亮。

  松鼠又招呼骑士过去看。她又发现了一行暗暗发光的字:

  你是否把“需要”错当成了“爱”?

  骑士有点不耐烦了,说:“估计我要是想不出答案,这里就只有这么一点光亮了。”

  “你学的真快。”萨姆说。骑士哼了一声,说:“我可没时间在这里玩儿智力问答。我只想快点走出城堡,登上山顶。”

  “也许你应该在这里学会的一件事就是,全世界的时间都属于你。”丽贝卡说。

  骑士把她的话全当成了耳旁风,他可不想听一只鸽子给自己讲大道理。他心里盘算着干脆就这样硬闯进去,摸着黑找出口吧。但眼前的黑暗阴森可怖,而且骑士手里什么武器也没有,心里有点儿发憷。看来他只能先弄懂这行字的意思再往里走了。他叹了口气,坐下来,又看了一遍墙上的字:

  你是否把“需要”错当成了“爱”?

  骑士知道自己深爱着朱丽叶和克里斯托弗,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自从朱丽叶每天都把她自己搞得酩酊大醉以后,骑士就不像以前那么爱她了。

  这时萨姆开口了:“是的,你爱朱丽叶和克里斯托弗,但难道你不需要他们吗?

  “我想是的。”骑士说。朱丽叶才思敏捷,能吟出美丽的诗篇,这让骑士的生活更加美好。朱丽叶还是骑士的贤内助,能在他出征前为他准备好路上吃的小点心。这所有的一切都让骑士离不开妻子。

  他回想从前,在自己还没成为一名出色的骑士的时候,他们没钱买新衣服,也没钱雇厨师和女仆,是朱丽叶为家人缝制漂亮的衣服,为自己和朋友准备美味佳肴。骑士记得朱丽叶总是把城堡打扫得干干净净——她打扫过的城堡可真不少,因为每次骑士远征回来一名不文的时候,他们都得搬到更便宜的城堡去住。他不停地外出打仗,总是把搬家的事情抛给朱丽叶一个人。她把所有的家当从一个城堡拖到另一个城堡,真不知吃了多大的苦头。当她知道自己在也无法穿过盔甲的阻隔触碰丈夫时,又该是多么的伤心啊。

  “不正是从那时候起朱丽叶才开始借酒浇愁的吗?”萨姆问道。

  骑士点点头,泪水夺眶而出。一个可怕的想法窜上他的心头:他从未想过自己做错了什么,反而去怪朱丽叶酗酒成性。其实他只不过是想证明这一切都是朱丽叶的错——就连自己被困在盔甲里也是她的错。

  骑士意识到自己曾经那么不公平地对待妻子,泪水又不禁悄然滑落。是的,与其说他爱朱丽叶不如说他需要朱丽叶。他希望能让自己对她的爱多过对她的需要却不知该怎么做。他还发现自己对克里斯托弗的需要同样多于多他的爱。当骑士老去之后,他需要儿子来继承自己的事业,以父之名行走天下。并不是说他不爱克里斯托弗,他喜欢儿子那一头漂亮的金发。当听到儿子说出“爸爸我爱你”的时候他也很开心。但所有的这些爱好像都反过来满足了自己的某个需要。

  一个念头突然袭来,把骑士惊得目瞪口呆:他需要朱丽叶和克里斯托弗的爱,因为他根本没爱过自己!他出生人死,拯救无助少女,为善良的人们远征战斗,因为他需要这些人的爱,他根本没爱过自己。

  

骑士知道,如果连自己都不爱,他根本没法去爱别的人。他只是需要别人的爱,这反而成了自己去爱别人的障碍。突然,一道美丽的光芒点亮了骑士周围混沌的黑暗。一只手轻轻拍了拍骑士的肩膀。泪眼汪汪的骑士抬起头,看到墨林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

“你发现了一个伟大的真理,”墨林法师告诉骑士,“一个人只有先爱自己才能去爱别人。”

“但我怎么才能爱自己呢?”骑士眨巴掉泪水,问道。

“你能领悟到这个真理就说明你已经开始爱自己了。”

“我知道自己不过是个大傻瓜。”骑士抽泣着说。

“不,你领悟到了真理,真理就是爱。”

骑士止住泪,墨林的话让他心里好受了一点。泪水慢慢干了,骑士仔细看了看身边的光芒。他第一次见到如此奇特的光芒,不知从何处而来,却又仿佛无处不在。

墨林看出了骑士的心思,说:“自知即是天下最美的光芒。”

骑士看着依旧昏暗的城堡深处:“在你眼里,这里是不是一点儿也不黑?”

“是的,”莫林回答说,“一点也不。”

骑士一下子来了精神,站起身来准备继续前进。他感谢墨林法师过来帮忙,虽然自己没叫他来。

“不用客气,”法师说,“人们并不总是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寻求帮助。”说完,法师倏地一声消失了。

骑士正往前走的时候,丽贝卡从暗处飞了过来。

“哇!”她兴奋地说,“我有个好东西给你看!”

骑士从没见丽贝卡这么激动过。她欣喜若狂地在骑士的肩膀上蹦来蹦去,简直不能自已。最后丽贝卡把骑士和松鼠领到一面大镜子前。“这个!这个!”她两眼放光,开心地叫道。

骑士大失所望,说:“不就是个破镜子嘛。好了好了,咱们走吧。”

“这可不是普通的镜子,”丽贝卡并不罢休,“它不是用来照你长什么样的,它能找出你内心的模样。”

骑士很好奇,但他并不想看自己在镜子里的模样。他从来没觉得自己英俊,所以也从来没对镜子有过什么好感。但在丽贝卡的催促下,他还是走到了镜子前,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让他吃惊的是,镜子里出现的不是一位个头高大、眼神忧郁、满身盔甲的大鼻子男人,相反,镜子里的人英俊帅气、充满活力、眼神中充满了激情与爱心。

骑士皱着眉头,大惑不解:“这是谁?”

“是你啊。”松鼠回答说。

骑士摇了摇头:“这镜子有点不对头,我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你看到的是真正的你,"萨姆说,“那个盔甲之下的你。”

“但是,”骑士认真地盯着镜子,说,“这个男人太完美了。这是一张多么英俊纯真的脸啊。”

“你也可以变成那样,”萨姆说,“英俊、纯真、完美。”

“真是那样的话,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糟糕的事情才让我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是啊,”萨姆说,“你给自己穿上了一副无形的盔甲,你从此感受不到自己的真实的情感。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盔甲变得越来越明显,脱也脱不下来了。”

“也许我确实把自己的感情藏了起来,”骑士坦白地说,“但我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那样的话没有人会喜欢我的。”

骑士说完不禁怔住了。他意识到自己这一声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讨好别人。他回想起自己参加过的每一次远征,与巨龙的每一场生死搏斗,救下的每一名少女——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证明他是一名正直、善良又充满爱心的骑士。事实上,他并不需要证明任何事。他就是一个正直、善良又充满爱心的人。

“我的天啊!”他大叫道,“我浪费了自己的一生。”

“不,”萨姆赶忙说,“那不是浪费。领悟这些真理是需要时间的。”

“我还是想哭。”

“再哭的话就是不折不扣的浪费了。”萨姆说完,随口哼起了小调,“自怨的眼泪嗒嗒流,百无一用还把脸丢。”

骑士可没心情欣赏萨姆的歌声和小幽默。“别再拿你的破歌烦我了,否则就离我远点儿。”他咆哮这说。

“你甩不掉我,”萨姆咯咯笑道,“我就是你,忘了吗?”

多亏那个时候世界上还没有手枪这玩意儿,要不然骑士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给自己来上一枪,让萨姆闭上嘴巴。看来他和萨姆是分不开了。

骑士又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仁慈、爱心、同情、智慧和无私。他明白了,镜子映出的一切一直就隐藏在自己的身体里,他现在需要做的只是将他们唤醒。

突然那道美丽的光芒扩散开来,愈发明亮,逐渐照亮了整个房间。让骑士吃惊的是,整个城堡只有这么一个大房间。

“知识之堡都是这个样子,”萨姆解释道,“真知是无法分隔的,因为一切真知都源于同一条真理。”

骑士赞同地点点头。就在他准备走的时候,松鼠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城堡里有个院子,院子中间长着一颗大苹果树!”

“真的吗?带我过去,快点儿!”骑士迫不及待地说。他的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了。

骑士和丽贝卡跟着松鼠来到城堡的院子里。这棵树高大无比,粗壮的枝干被满树的苹果压得弯弯的。骑士从没见过这么红、这么水灵的苹果。

“这苹果不错吧?”萨姆逗骑士说。

骑士只顾着呵呵笑。突然,他看到大树旁的一块石头板上刻着些字:

满树苹果随意品尝,

勿忘思考何为理想。

骑士琢磨了一会儿,一点儿也搞不明白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他耸耸肩,决定不去管它。

“如果你不管它,就永远也走不出城堡。”萨姆说

骑士抱怨说:“这些文字越来越难懂了。”

“没人说过知识城堡是容易对付的。”

骑士叹了口气,摘下一个苹果,与丽贝卡和松鼠一起坐在树下。他把头凑到石板前,问道:“你们俩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松鼠摇了摇头。骑士扭头看看丽贝卡,她也摇了摇头。“但我知道,”丽贝卡若有所思地说,“我什么理想也没有。”

“我也没有,”松鼠插嘴说,“我敢打赌这棵树也没有理想。”

“她说的对,”丽贝卡说,“和我们一样,这棵树也没有立项。也许你也不需要什么理想。”

“树和动物没有理想也就罢了,”骑士说,“但没有理想的人会是什么样子呢?”

“快乐。”萨姆大声说。

“不,我觉得不对。”

“你们都说的没错。”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

骑士转过身,看到墨林正站在自己身后。法师身着白色长袍,手拿一把鲁特琴。

“我正想叫你呢。”骑士说。

“我知道,”法师答道,“每个人在思考苹果树的问题时都需要帮助。大树满足与自己是一棵大树——丽贝卡和松鼠也一样,她们满足于做一只鸽子和一只松鼠。”

“但人类不一样,”骑士不同意法师的话,“人类是有心智的。”

“我们也有心智。”松鼠有点儿不高兴了。

“对不起。人类的心智非常复杂,这种心智让人类总想变得更好。”骑士解释说。

墨林漫不经心地弹了几下手里的鲁特琴:“比什么更好呢?”

“比现在更好。”骑士回答说。

“人类生来就是美丽纯洁毫无瑕疵的,还能有什么比这更好呢?”墨林说。

“不,我的意思是,他们自认为现在并不完美,所以总想变得更好,而且他们还想变得比别人更好。好比说,我总想成为王国里最强大的骑士。”

“啊,是的,”墨林说,“你那让人琢磨不透的心智促使你想去证明自己比别的骑士更强大。”

“那有什么错吗?”骑士问道,一副很不服气的样子。

“每一位骑士生来都是美丽纯洁毫无瑕疵的,你又怎么能超过他们变得更强大呢?”

“我很乐意去尝试一下。”

“真的?也许你只是在尝试变成一个不满现状的人。”

“你把我搞糊涂了,”骑士嘀咕道,“我知道人们需要理想。每个人都想变得更聪明,住得起漂亮的城堡,买得起新的坐骑。他们都追求进步。”

“你说的是人们对财富的渴求,但如果一个人仁慈、智慧、无私,又富有爱心和同情心,他还能比自己更富有吗?”

“可是,这种财富不能用来买城堡和战马。”骑士有点不耐烦了。

墨林笑了笑:“毫无疑问,世界上有好多种财富——就像世界上有好多种理想一样。”

骑士耸耸肩:“我觉得理想就是理想。那我问你,你想不想让自己变得更好?”

“理想可不像你说的那么简单,”法师说,“由心智而生的理想可以带给你漂亮的城堡和骏马。但只有由心而生的理想可以带给你幸福。”

“什么叫由心而生的理想?”

“由心而生的理想是纯洁的。那是一种与世无争的理想,不会伤害任何人。实际上,你的理想不仅能帮助自己,还能惠及其他人。”

“我该如何去做呢?”

“苹果树会告诉我们的,”墨林抬起手指着大树对骑士说,“它现在已经长成硕果累累的参天大树,任何人都可以享用它的果实。摘苹果的人越多,它就越挺拔、越繁盛。这正是苹果树应当完成的使命——达成自己的目标,同时惠及他人。如果人类的理想是由心而生的,最终也会像苹果树一样。”

“但是,”骑士辩解道,“如果我每天就这么坐着给大家分苹果,我就住不上漂亮的城堡,也买不起新坐骑了。”

“同大多数人一样,你追求实施体面的生活。但分清楚‘需要’和‘贪婪’还是时分必要的。”

“我总不能找个四邻终日鸡犬不宁的城堡让老婆住吧。”骑士没好气的嘟哝说。

墨林微微一笑:“你可以把一些苹果卖掉,用赚来的钱购置新城堡和骏马,然后把不需要的苹果送给别人,让他们分享你的果实。”

骑士叹了口气。“做树容易,做人难哪。”他若有所思地说。

“这完全取决于你怎么看。你和大树吸收同一种生命能量,喝着同样的水,呼吸同样的空气,汲取同样的大地滋养。相信我,如果你能像大树一样,你也可以得到上天赐予的果实——你很快就能拥有渴望得到的骏马和城堡。你觉得呢?”

骑士挠了挠头,说:“你是说我只要在后院扎下根,老实待着就能得到一切吗?”

墨林笑了:“人类拥有双脚,可以四处行走,但如果他们能经常停下脚步,接受并感激生活,而不是终日忙于追名逐利的话,就能真正理解什么是由心而生的理想。”

骑士静静地坐着,思考着墨林的话。他仔细看着结满果实的苹果树,看看松鼠,又看看丽贝卡和墨林。苹果树和动物们都没有理想,而墨林的理想肯定是由心而生的。他们都很快乐,而且身形挺拔,神采奕奕。他们都拥有完美的生命。

骑士有看了看自己——骨瘦如柴、形容枯槁,沉重的盔甲每天都让他疲惫不堪。这就是心智的理想所赐给他的。他知道自己必须改变这一切。这个想法让骑士恐惧,但话说回来,他已经失去了一切,还能在失去什么呢?

“从现在起,我要让心灵为我指引方向。”他立下誓言。

骑士刚说完,城堡和墨林一下全不见了。骑士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真理之路上,身边是丽贝卡和松鼠。路边流淌的小溪在阳光下金灿灿的。骑士有点口渴,跪下身子想喝口水。看到水中的倒影时,骑士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胳膊和腿上的护甲都消失了,胡子却变得好长好长。不用说,知识之堡和沉默之堡一样,也在时间上和自己玩了个小把戏。骑士仔细琢磨,没过多久,他明白了:墨林的话一点儿没错。当你倾听自我的时候,时间会在不知不觉中溜走。他回想起过去的日子,那些自己依靠别人填补时间空白的日子,过的多么缓慢。

现在骑士身上之剩下胸甲了。他好多年都没有过今天这种年轻又轻快的感觉了。他还发现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这么喜欢自己。

迈着小伙子一般轻盈的脚步,骑士朝着意志与勇气之堡进发了。丽贝卡在头顶飞翔,松鼠则紧随在后。

【时照道德】读书群每日都会有精彩课程,由扶风老师主将,热爱读书的您,快快加入吧!读书群群号:125496043    2012年2月8日 读书群课程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