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时照道德】读书群 为自己出征——第三章真理之路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9-25 11:12:42
为自己出征——第三章真理之路

骑士醒来的时候,墨林正坐在他的身旁。“对不起,我刚才简直就像个懦夫。”骑士说,他看了看自己被泪水浸湿了的胡子,又苦笑不得地加上了一句,“我的胡子全湿了。”

“不要说对不起,”墨林说,“那是你卸下盔甲的第一步。”

“什么意思?”

“你会明白的,”法师答道。他站起身来,接着说道:“你该动身了。”

墨林的话让骑士很意外。他刚刚喜欢上在森林里与墨林和动物们相处的日子,而且显然朱丽叶和克里斯托弗并不希望他回去,所以现在他好像也没什么别的地方可以去了。当然了,骑士可以继续奔向西面八方,随队远征。他早已声名远扬,好几个国外巴不得将他招入麾下,但现在打仗对他而言似乎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墨林提醒骑士他有一个新目标:脱下盔甲。

“为什么呢?”骑士无精打采地说,“朱丽叶和克里斯托弗根本不在乎我能不能脱下盔甲。”

“这是为了你自己,”墨林说,“这幅铁家伙给你带来了这么多麻烦,而且时间越长你的生活将变得越糟。湿胡子引起的肺炎都能要了你的命。”

骑士思索着法师的话:“我想盔甲已经变成了我的负担。我讨厌背着它到处走,我讨厌吃被碾成糊糊的饭。你想想,我背上痒痒的时候连挠都挠不着。”

“你已经多长时间没有感受过温暖的亲吻,没有问到过芬芳的鲜花,没有亲耳聆听过悦耳的歌声了呢?”

“我记不清了,”骑士黯然地说,“你说的对,墨林。我必须脱下盔甲,为了我自己。”

“你不能再像过去那样生活和思考了。正是过去的生活把你困在了这个铁甲牢笼里。”

“但我怎样才能改变这一切呢?”

“没有你想的那么难。”墨林说。他扶骑士站起来,把他领到一条小径,说:“你就是顺着这条路来到这片森林的。”

“我根本没有顺着路走。我都迷路好几个月了。”

“人们常常看不见自己的路。”墨林说。

“你的意思是,路就在脚下,我却看不见?”

“是的,想回去的话就回去把,但是这条路将把你带回那个充满欺骗、贪婪、仇恨、嫉妒、恐惧和无知的世界。”

骑士很愤慨:“你是说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吗?”

“在某些时候,有点儿。”墨林答道。然后墨林又指了指另一条路,这条路又狭窄又陡峭。

“这条路可够难走的。”骑士看着这条路说。

墨林点点头。“这条路,”他说,“就是真理之路,它将带领你到达远方高山的顶峰,而且越往前走越陡峭。”

骑士兴味索然地看着眼前的小路,说:“不知道值不值得试一试。到达山顶以后我会得到什么呢?”

“应该问到达山顶以后你会失去什么,”墨林纠正道,“你将失去你的盔甲。”
骑士琢磨了一下:原路返回的话自己就再也别想脱下盔甲了,八成会落得个孤老而终的下场。现在唯一能让他摆脱这身盔甲的方法就是踏上真理之路。但险要的山路没准儿会让他丢了小命儿。

他看着眼前险要的山路,又低头看了看身上的铁甲。

“好吧,”骑士顺从地说,“我选真理之路。”

墨林微微一笑:“前路漫漫,不知将会出现多少艰难险阻,你身背重甲,还能作出这个决定,着实勇气可嘉。”

骑士明白,自己最好快快上路,免得等会儿又忍不住改变主意。“我去把马牵过来。”

“噢,不行,”墨林摇着头说,“这条路太窄了,马根本过不去。你只能走着去。”

骑士傻眼了,一屁股坐在石头上:“那还不如让我得肺炎死了算了。”刚才的勇气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上路的,”墨林告诉他,“松鼠会陪伴你。”

“难道你想让我骑一只松鼠吗?”一想到要和一只会说话的松鼠踏上这段艰难的旅程,骑士心里不禁打了个冷颤。

“也许你没法骑我,”松鼠说,“但你需要我给你喂吃的。要不然谁在路上为你啃出果仁送到头盔里呢?”

这时,丽贝卡也从旁边的树上飞过来,落在骑士的肩头:“我也和你一起去。我去过那个山顶,我认识路。”

听到她俩都愿意帮助自己,骑士又有了点勇气。

哎,真蹊跷,他想,王国中最强大的骑士,竟然还需要松鼠和小鸟的鼓励!他挣扎着站起身,向墨林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好上路了。

就在他们正要朝真理之路走去时,墨林法师从自己脖子上取下了一把精致的钥匙:“有三座城堡会挡住你的去路,这是打开那三座城堡大门的钥匙……”

“我知道!”没等法师说完,骑士便抢着说,“每座城堡里都有一位公主,我会杀掉看守公主的巨龙,然后救出……”

“够了!”墨林不耐烦地大声说,“城堡里没有公主,即使有你也救不了她们。你得先学学怎么救自己。”
骑士挨了训,不吱声了,老老实实地听着墨林继续说道:“第一座城堡叫做‘沉默城堡’;第二座城叫‘知识之堡’;第三座叫‘意志与勇气之堡’。进入城堡之后,你就必须学会城堡里的东西,否则你永远也找不到出去的路。”

这听起来可不如杀巨龙救公主那么有趣。现在骑士对城堡一点兴趣也没有了。“我绕过去不行吗?”骑士问道。

“绕开城堡你就会偏离真理之路。你会迷路的。只有穿过这几座城堡你才能到达高山的顶峰。”墨林一字一句地说。

骑士看着狭窄陡峭的山路,长长地叹了口气。真理之路蜿蜒向前,渐渐隐没于耸入云霄的大树之间。他感到这段旅程将比自己参加的任何一次远征都要艰苦。

墨林知道骑士在想什么:“没错,真理之路上的战斗完全不同。他将教会你如何去爱自己。”

“我需要做些什么呢?”

“首先你要学会认识自己。”墨林指了指骑士的武器,说:“你的剑无法帮你赢得战斗,你必须把剑留下。”

墨林默默地看着骑士把剑卸下来,放在自己脚下,又说:“如果遇到什么过不去的难关,只要叫一声我的名字,我就会来到你身边。”

“你是说你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吗?”

“任何一位信守承诺的法师都能做到。”墨林一本正经地说,话音刚落就不见了。

骑士看的目瞪口呆:“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他消失了。”

松鼠点点头:“他总爱时不时玩点儿小把戏。”

“再说话就没劲儿赶路了,”丽贝卡嗔怪道,“我们出发吧。”

骑士点点头表示同意,头盔嘎吱作响。

就这样,他们出发了。松鼠走在最前面,骑士紧随其后,丽贝卡则站在骑士的肩膀上,时不时飞到前边,然后返回来报告前方的情况。

才走了几个小时骑士就走不动了,他全身酸痛,筋疲力尽。他很不习惯没有马的日子。不过既然也快天黑了,丽贝卡和松鼠决定今天就在这里过夜。

丽贝卡飞进灌木丛,采了一些浆果回来,塞进骑士的头盔里。松鼠用核桃壳在附近的小溪里盛了些水,让骑士用墨林给他的芦苇秆喝下去。松鼠还没来得及准备坚果,骑士就累的睡过去了。

第二天清晨,骑士被明晃晃的阳光弄醒,不禁眯起了眼睛。他很不适应这样的阳光,头盔总是遮蔽着大部分阳光。他正在纳闷这是怎么一回事,松鼠和丽贝卡盯着他雀跃欢呼起来。

骑士坐起身,突然发现自己的视野宽阔了,而且还能感觉到凉爽的风拂过自己的脸庞。他头盔上的面甲碎掉了!这是怎么回事儿?他糊涂了。

松鼠回答了他心中的疑问:“面甲生锈了,自然就碎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

“多亏了你看到儿子的空白信以后哭出的眼泪。”丽贝卡兴奋地说。

骑士定下神来,开始思考。他的悲伤太沉重了,甚至连这身盔甲也无法保护他避免这样的心痛。不仅如此,他悲伤的眼泪竟反过来开始摧毁这身铁甲了。

“没错!”骑士开心地大叫道:“真情流露的泪水可以帮我摆脱这身盔甲!”

他一跃而起,好多年都没有过这样的麻利劲儿了。“松鼠,丽贝卡,上路吧!”他大叫道,“向真理之路进发吧。”丽贝卡和松鼠光顾着高兴,结果都忘了告诉骑士他刚才那句话的韵脚押的真是太丢人了。

骑士、松鼠和丽贝卡继续向山上进发。这一天对骑士来说真是格外美好的一天。钻过大树垂下的树枝时,骑士能看见空气中被阳光照耀着的灰尘。他凑到知更鸟面前,仔细观察他们的脸,发现原来每一只知更鸟都长得不一样。他把自己的新发现告诉了丽贝卡。丽贝卡“咕咕”地叫着,上上下下蹦来跳去,说:“你已经能够察觉到自己心灵的变化,所以你也能感受到其他生命的千姿百态。”

骑士想问问丽贝卡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内心的骄傲让他开不了口,现在他仍然觉得骑士应该比一只鸽子聪明。

这时在前方侦查的松鼠蹦蹦跳跳地回来了:“翻过下一座山头就是沉默之堡了。”

一想到马上就能看见沉默之堡了,骑士不禁心潮澎湃起来,叮叮当当地快步向前赶去。他上气不接下气地爬上山顶,没错,眼前出现了一座城堡,完全挡住了去路。骑士告诉松鼠和丽贝卡说他真失望。他本来指望能看到一座宏伟的城堡,但沉默之堡和其他城堡没什么两样。

丽贝卡笑着说:“当你学会‘接受’而不是‘期望’的时候,就不会有那么多失望了。”

骑士点点头,觉得她的话很有道理:“我的大半生都是在失望中度过的。记得我还躺在婴儿床里的时候,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孩子。护士却低下头对我说‘只有你妈妈才会喜欢你这张脸。’我生了一张丑八怪似的脸,这辈子与英俊二字无缘,那个护士还那么不给面子,所有这一切都让我失望透顶。”

“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是个漂亮的孩子,那护士的话又有什么重要的呢?你也就不会失望了。”松鼠解释道。

骑士觉得很对:“现在我发现其实动物比人类要聪明。”

“能说出这句话说明你和我们一样聪明。”松鼠回答说。

“我不觉得这跟聪明不聪明有什么关系,”丽贝卡说,“动物接受生活,而人类期望生活。你永远不会听到一只兔子说,‘我期望今天早上太阳能升起来,这样我就可以去湖边玩儿了。’即使早上太阳没出来,对兔子来说也不是什么糟糕的事情。做一只兔子已经很快乐了。”

骑士琢磨着她说的话。他想不起来哪个人会觉得做一个人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没过多久他们就来到了城堡的门前。骑士从脖子上取下钥匙,插进锁孔。门开了,丽贝卡却小声说道:“我们不能和你一起进去。”

骑士已经开始喜欢而且信任这两只动物了,听到她们都不陪自己进去的时候还有点失落。他差点儿就把失望的话都说出来了,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他又开始期望了。松鼠和丽贝卡完全明白骑士的心思。“我们可以把你领到门前,”松鼠说,“但你必须一个人穿过城堡。”

说完,丽贝卡扑扇着翅膀飞上天去,笑眯眯的喊道:“我们在另一头等你。”


【时照道德】读书群每日扶风老师会有精彩的课程讲解,欢迎大家的加入。群号:125496043       2012年2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