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关于接纳” 读书群群讨论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15 18:16:20
日期:2013年6月8日

SF-扶风:
看了一下昨晚大山的对话,借题发挥一下,这个就是刚讲的小王子时,说到的很多人看不惯那些被宠坏的人的原因。如大山看到容和对我及时照老师的反应,觉得不接受,觉得很弱智及降低了是因为他不觉得很弱智及降低了作为群友的地位。大山的这种感觉,就跟我们对那些被宠坏的人,或其它“不对”的人的不满,心理反应,是一样的以这个例子,首先我与时照比容和大二十年,大山起码也比容和大十年。其次,我们刚刚教会她处理了一些对她而言非常棘手的人生问题。这时候,容和特别容易表现出对师长的因信任而来的依赖,以及如小孩子向老师保证般的标签式的语言。人们经常反应出的不爽,前提是把对方的情景跟自己的放到一个层面上了。没有理解到别人后面的,如自己很不一样的背景。不是说修行人大慈大悲什么人都要接纳,是希望我们学会,当问题搁着自己时,一定是有固定的概念在里面。抓虫抓虫,看是抓自己的虫,实是让自己的世界更宽更大、更圆融更成功。正想借大山的发飚把这个事讲一下这是很多人心里的问题
这些东西不是一句两句讲清楚的,真的是沉下来,一点一点重现大山的心情,而后看着感受着再用语言表达出来接纳别人,这里主要讲接纳那些我们认为他们本该这样本该那样的人,包括我们对父母、对孩子,只是我们没有站到他们的位置,理解他们那些为我们所齿的行为,只是因为他们还没能走到我们的位置。每个人做出的行为,都是的,于那人的综合能力而言。接纳,不是容忍。接纳,更是承担!
如果你理解了他们背后的原因,如果你理解了他们的力不达处,给他们空间,站在他们背后,以一个温暖、肯定的微笑,给他们成长的空间。包括孩子,包括同事,包括朋友,也包括父母。
只要你坚定地站在他们背后,全盘地肯定他们,在你的支持肯定下,他们自己便知道还需要往哪里走,还要如何去调整自己。
沁玉芳芳先給自己這樣的肯定
SF-扶风:这样看起来效率不高,但慢慢地,周边人就会不再抗拒你,慢慢依赖你。而只有这样,你才能慢慢、慢慢地,成为事件的中心,你心想什么,外缘便能应和什么。做这些,不是为别人做的,亲,不是让你们去成圣人成伟人,亲,境由心造,还自己的世界给自己做主吧
沁玉芳芳對別人的不滿實際是對自己不滿,接納別人從接納自己開始
果律扶风老师好
SF-扶风:不要这些标签式的语言,讲心尖尖里最痛最利的那些待我把这段复制给大山。果律好,大家知道我在讲什么吗?能看到之前的对话吗?
北京-Z我看不到,不过能想象得到。
豫-白开水Z 总是挺有趣的一个人
广东-cj我还做不到全盘肯定他们。。
北京-Z无论大山也好容和也好,其实都是可以的,既然我们试图让大山接受容和,为什么我们不心底里不接受大山呢?
沁玉芳芳老師,我是最近有感而
北京-Z我们试图想让大山理解别人背后的原因,那么我们是否试图理解大山背后的原因呢?
SF-扶风:首先,这里是肯定是禅修群,其次,才是读书群这里,发现心的问题,永远是第一位的
时照这里是自己发现自己
SF-扶风:不是不接受大山,是借这个问题,刚好今天讲的小王子里,大家讨论的就是看不惯那些被宠坏的不肯长大的人这个后面,更是我们自己的虫。于世人,这条虫很好,可以让我们感觉很强大
北京-Z我想问大家一句,对于那些看不惯那些被宠坏的不肯长大的人,我们又是怎么看他们的。
SF-扶风:而于修行人,对不起,这虫虫绝对是让你不能境由心现,不能心想事成的原因之一这里我基本不管怎么看这方还是怎么看那方,我只管哪里有虫嘻嘻,这一点可能是与z出现点不一样的地方这里没有公平,只有成道,向成道走去,向成道的方向不断努力,是这个群的宗旨读书只是方式之一种
广东-cj我感觉自己是卡在不以对错看他们上。尤其到现在,知道一点,不知道的很多。但只要对方行为不吻合我知道的那一点,我第一反应就会不喜欢,想干涉。好像我比身边人高了,自己为圣了。
SF-扶风:读书只是方式之一随着学习的深入慢慢的书的概念会变得扩大是的,世间法上看是我高他低,道上看,是我们把自己与一、与事、与情景隔开了,也就是说,任何二的原因,在世间是合理的,在修行人面前,就是虫
豫-白开水不是只有电子版或纸质的东西才叫书
SF-扶风:为什么照师总想踢掉大山,大山我们都认识有五六年了吧,不是大山总出言不恭,是大山不肯往成道方向去,他只想要合理性找合理性的,就是为找存在的理由,这在修行人,是最大的忌讳
广东-cj大山卡在不肯向内,以合理性为逃避向内的借口吗?
SF-扶风:为什么很多朋友喜欢我?因为我很二,职业让我有N多的合理性,找合理性的人,如Z你这样的,也会喜欢我的作风。因为我的言语,自觉不自觉地总是从合理性出发的,多年的习惯了
北京-Z其实大家都有一套自己的理论,都觉得自己是对的,当然每个人都会这么觉得,包括圣人在内。
SF-扶风:大山表现上是卡在不肯向内,成因是他非常欣赏自己得到的知识不肯放舍
果律问个问题,哪个是第一念,如何确定是第一念
北京-Z所以我看大家所有的人都是在修行,又都不在修行,都是圣人,又都可以不是圣人。
SF-扶风:外表第一念是我对,这个对的下面,是那些自己辛苦学习收集体会回来的经历,也正是Z说的一套自己的理论
广东-cj哦!明白我也会这样。借大山一虫,要提醒自己抓虫。
SF-扶风:这个东西,就是让人成为人,而非圣的唯一原因我的标准很简单,向内的是修行人,向外的是善人
北京-Z在我看来这虫本来是可以不存在的,当心中有了念头,这虫就变得真实了,这个时候会产生抓虫的念头。
SF-扶风:呵呵,不是这样的Z这个是方向问题你的抓虫,是同一空间中的你来我往
北京-Z什么样的方向都是可以,包括大山的合理化的方向,我也觉得挺不错。
SF-扶风:我教出的我们的学生的抓虫,是单方向的,只是放出来。
北京-Z其实从广义来讲,我的想法本身就是一种抓虫的方法。
SF-扶风:合理化的不错,是在安立理、安立对、安立人生上,非常必要。但在成道上,嘻嘻,不要忘记,我们大家的出发点唷
北京-Z因为真心觉得世上本无虫,又何须抓之。这和抓虫的效果不一样吗?
果律我听丁老师和一些禅修者讲按当下的第一念去做,随后的经过意识加工的都为妄念。所以我问第一念是不是那个本能的反应,没有经过大脑的,像饿了就吃,别人叫我我就转头这种无分别意识的反应
北京-Z这其实就是道德经里讲的无为。
SF-扶风:虫,是压在我们心头的习惯性反应,更“科学”地说,是神经反射,让我们面对同一类事情时,一次一次又一次地,以一种相同的应对模式,来迎接事物。这样,本来无限可能的世界,就因了我们的习惯性于预设反应,而失去了万般可能。
北京-Z我的看法是如果看虫和抓虫本身可以是独立的。
SF-扶风:事物,指我们所见所遇的一切外缘,便在我们自心的调教下,呈现出与我们的心识反应模式同步的外境。
北京-Z比如我们知道爱情其实就是多巴胺的产生过程,可是照样不影响我们体会爱情本身。
SF-扶风:这就是佛教说的境由心现的原因。虫,人们的习惯性反应,就是轮回!
北京-Z确实可以这么理解。
果律我理解的很多认为的自己的第一个念头其实已经不是了,已经经过加工,起了分别。像别人瞪我,我就生气。
SF-扶风:佛教要跳出轮回,很多人把这理解成不要做人了。不是这样的,佛教及道都是甚深智慧的,轮回,就是这些我们从环境习得的对外界的机械反应,并长久后形成神经反应的,已成下意识的习惯行为。
北京-Z不过我考虑的方向不同,我所想的是抓虫本身是否会成为一种习惯性反应,我们是否可能会忙无抓虫而疏于真正的做事。
SF-扶风:一个一个这样的习惯性,就把本来一体的“我”,从大我上分离,并越走越远了。北京-Z,“我的看法是如果看虫和抓虫本身可以是独立的”——Z的问题主要出在这里,这里有个很大的转折处。
北京-Z在我看来若说习惯,一切都是习惯,包括我们改变习惯的习惯。
SF-扶风:我们的人,这里指认可我们的理念的朋友,多已经知道,所有的事是一非二,虽然大部分只是口头知道,理念上知道,但方向都确定了。所以Z的担心,总是打乒乓球似的,有这个那必有那个。
北京-Z那么我的观点是所有的事可一可二,若所有的事是一非二,那么一和二本身能一样吗?
SF-扶风:而我们的人,已习惯往不打乒乓球方向去努力了。问题,不是解决的,是放开的,不再纠缠,就是解决。
北京-Z我不是担心,我觉得一切其实都是神经反应,只是我也用自己的一种自绕的习惯来看待这些问题。
SF-扶风:对,这是你跟我们争论时的不同的出发点,不但是自绕,更是合理性。
北京-Z其实你说的问题,不是解决的,而是放开的。我对这个没有异议。
SF-扶风:自绕是神经连结的回路形成。而合理性就是不让它们打破的保护膜。
北京-Z因为这是第一层,其实还有第二层,这个大家可能会忽略。
SF-扶风:好了,我要出发了。唉,才八点,还有半小时。这话题很好,我们继续能理清一些思路。
北京-Z不再纠缠,就是解决,这个说得是对的,但我的观察点在于第二层甚至无限层。
SF-扶风:争论不应在对错上,争论只为看清各自所在的位置,并从对方的反应上,看到自己可能没有顾及的一些角度,从而让自己视域可以更宽,这样的争论是好的,有益的。嗯,你把你的观点完整地表述出来。
北京-Z当我们知道有些问题不要去纠缠,固然能解决。但实际上有时候会发现不去纠缠这个比问题本身还要难解决。即想不纠缠,但总是感觉做不到。
北京-Z在我看来这都是正常的。
SF-扶风:这个我刚想打出来,又怕太刺眼了,哈哈,你很利害,问题总指向这里,不放过呀。
北京-Z第一层的问题表面上看起来解决了,但无非是把问题转移到第二层上去了。但实际上不纠缠也是对的,因为要对纠缠本身也不纠缠。
SF-扶风:在世间的维度上,你这个担心是存在的。
北京-Z当自己纠缠的时候,就让自己纠缠去吧。
SF-扶风:不是这样的。
北京-Z我这个不是担心,因为对我来说都不是问题。
SF-扶风:有两个字,我打出来会惊着一些人,而不打出来,我一直跟你打太极,你又不肯放过。
北京-Z只是从我的角度出发观察大家是如何把一个问题转到另一个问题上的。
SF-扶风:对,你的眼睛只能看到我们把一个问题转移到另一个。
北京-Z我所看到的是大家慢慢趋向于修道、追求知行合一。
SF-扶风:而开悟的人,问题只有一个,只是同心圆,每个人只是不断往自心努力,往内心去,一层一层一层地解开自己。哈哈,我终于把这两个最有歧义又最扎眼的字打出来了。
北京-Z我不觉得那是开悟,或者我认为所有的人都是开悟的。
SF-扶风:开悟,这两个字,大有大讲,小有小讲,于扶风这里,就是你明白了中道,明白了白纸能写一切,明白了缘起,明白了性空,不论你是做到做不到,但于闭关中,于言语调教下,我们的跟随者们,基本都明白了这一点,必须接受这一点,才是修行的开始。
北京-Z每个人的理解肯定是不一样的,就如你说的白纸可以写一切,写开悟也可以有不同的写法。
SF-扶风:不然方向错了,再用功也白废。亲,佛法无多子,道无二。
北京-Z这个方向也就是出发点,确实决定了人的缘行。
SF-扶风:没有不道,条条大道通罗马,因归自心是方向,没有不同。
北京-Z比如我不修道,因为我觉得修道和不修道是一样的。
SF-扶风:没有不同,条条大路能罗马,回归自心是唯一的方向,怎么搞的,再重打一遍也还是有错字。
北京-Z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同的方向。但我也可以认为所有的方向都是一样的。
SF-扶风:嘻嘻,交流要在同一平台上,各人用着一样的词,可能里面大相迳庭。
北京-Z在我看来,人选择哪个方向看起来似乎是自己选择的,但实际上也可以认为是缘定的。
SF-扶风:不如先把词意,一个个地厘清?
北京-Z比如一个人修道,可以认为是这个人所有微小的经历的一个必然的结果。
SF-扶风:修行、修道。我们先互相交流一下对这两个词的定义吧。
北京-Z我觉得可以试一下先厘清厘清这个词。
SF-扶风:可能概念清楚后,后面的问题就不存在了。好的,哈哈,要是照师,早被你迫烦了。我是研究员,等同于教授级,哈哈,这些问题,我喜欢。
SF-扶风:来来来,玩一把。
北京-Z厘清这个基本属于个人的感觉,即某个时候突然对某件事某样东西感觉特别清楚,如开悟就是一种清澈的状态。
SF-扶风:先厘清“厘清”。
北京-Z但在我看来这无非是一种人的感觉,即感觉自己很清楚了,但事物依旧如此。有时候我们又会感觉很混沌,而事物依旧如此。
SF-扶风:我这里用的厘清,是指各人把各人的对同一个讨论问题的各自的背景、角度交待清楚,让双方都知道对方是站在一个什么角度去陈述这个事相的。
北京-Z所以厘清本身可以是清晰的,本身又可以不清晰。我明白你说的,就是让大家都可以找到一个共同的根。
SF-扶风:如大家围着看杨桃,我们小学画画课,老师就是这样在中间放一个杨桃,每个人就在自己的角度画,不是共同的根。
北京-Z其实描述角度本身,这个本身可能会比较难。
SF-扶风:我只想强调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关注点,兴奋点,同一个问题,不同的人对它的进入及起用,是不同的。
北京-Z因为一个人若没有另一个人的经历,有些东西是无法理解的。
SF-扶风:你知道什么是杨桃吗,一种南方的水果。我上网找个图给你就清晰了。
北京-Z知道,因为我切过西瓜。恩,明白从不同角度看有不同的形状
SF-扶风:在不同的面向,它们完全不同,所以我要的厘清,不是大家都坐到一个位置去,这是不可能的。我要的厘清,只是大家明白自己的同时,也明白对方与你的不同角度,在这个平台上,开始交流,这样的交流,不是攻击,是互相丰富。如果都把自己的角度视为唯一,那对方就是错。
北京-Z这个比喻很好,不过我人不是从这个角度去看的。
SF-扶风:禅,就是让大家从对错里解放出来。
北京-Z首先,这里有个前提是大家都知道杨桃。
SF-扶风:不是不再有错,是把“错”也变成生命的丰富。
北京-Z所以横看侧看虽然形状态不同,但都知道这是杨桃。
SF-扶风:转麻烦为菩提,就是这样理解的。这回是真的要走了,有谁能帮我整理一下上面的文字吗?
北京-Z但实际上我说的问题在于有些东西一些人理解,另一些人不理解。
SF-扶风:不理解,一是他不想接纳你这个角度,二是他不想知道。所以说照师想踢大山,是因为对于成道,他二条都占了,所以大家交流不到一起去,这样的交流就攻击性多于启发性了,就是浪费时间。
北京-Z对于照师想踢大山,这个我完全理解。其实我比较喜欢别人对我的攻击性的交流。
SF-扶风:嗯,这可能是我是女性思维吧。
北京-Z因为我不仅仅是看交流的内容,我也喜欢观察交流的形式。
SF-扶风:我更愿意把攻击性化解。谢谢Z,很好的话题。
北京-Z攻击性交流很容易暴露一个人的欲望、目的。所以有时候很容易看出问题来。